泰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从河南国有煤矿现状看安全欠账

2019/03/09 来源:泰州信息港

导读

从河南国有煤矿现状看安全欠账2004年,河南省国有重点煤矿安全生产欠账40亿元,而全国国有煤矿和地方国有煤矿的安全欠账居然高达505亿元

从河南国有煤矿现状看安全欠账

2004年,河南省国有重点煤矿安全生产欠账40亿元,而全国国有煤矿和地方国有煤矿的安全欠账居然高达505亿元,巨额安全欠账就像埋在煤矿的地雷一样,不知什么时候就会炸响。

200米井下"吃"不到煤

3月29日上午,来到平顶山煤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平煤集团),随同河南省煤矿安全生产督导组的同志一起走进罐笼。

在罐笼下降的呼啸声中,次来到240米深的井下。

"这里离采煤工作面远着呢。还要继续往下走,到1000多米下面,来回得3个多小时。"十二矿的工作人员说。

省煤炭工业局安全管理处副处长李震寰解释说,现在河南省的煤矿地下150米左右的水平面的煤已经吃完,地下600米左右的第二水平面的煤也快吃完了,现在有的已经开始吃地下1000米左右的第三水平面的煤了。

注意到,李震寰用的不是"挖"而是"吃",一个"吃"字道出了煤的金贵和来之不易!

在省煤炭工业局的站上搜索几大煤炭工业集团的简介,焦作煤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焦煤)矿井目前开采深度为270米~465米,义马煤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义煤)为300米~400米,郑州煤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郑煤)的开采深度在300米~500米,永城煤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永煤)在500米~600米,鹤壁煤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鹤煤)的矿井开挖深度为600米左右。不难看出,几大煤业集团目前的主要采煤层集中在第二水平面。

煤越挖越深、越挖成本越高。"煤的生产成本涨得比煤价快。"十二矿矿长胡殿明说。

煤越挖越深,安全隐患也随之增加。"晚上怕接到矿上的,否则一晚上就睡不好觉。"胡殿明苦笑着把晚上来电称为"午夜惊铃"。

河南国有煤矿安全欠账40亿

从河南全省煤炭安全改造和瓦斯治理工作电视会议上传出的消息说,截至2004年年底河南省国有重点煤矿安全生产欠账高达40亿元,其中仅"一通三防"的欠账就达20亿元。另外,矿井设备陈旧老化,许多大型设备超负荷运行状况没有根本改观。

河南并非个案,据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统计,全国国有煤矿和地方国有煤矿的安全欠账高达505亿元,"九五"期间,国有重点煤矿仅"一通三防"方面的投入就应达42亿元,年均8.4亿元,实际投入只有4亿元,相差一半以上。

2004年,全国原煤产量为19.5亿吨,其中约12亿吨是具有安全保障的生产能力,4亿吨需要对安全系统进行升级改造,1.5亿吨是安全状况不达标的,另外2亿吨是不具备基本安全条件的小煤矿和已报废或破产的矿井生产的。

国有煤矿巨额的安全欠账为国有煤矿事故频发做了注脚,这些安全欠账好比埋在煤矿的地雷,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炸响。有安全欠账在,出事故是迟早的事,不是这个煤矿就是那个煤矿。

而40亿元的安全欠账只是省国有煤矿报上来的数字,还不牵涉到河南1569个小煤矿。如果加上它们,安全欠账更是一个天文数字。

"再缺煤,我们也不要带血腥味的煤。"河南省煤炭工业局局长李恩东说。

目前,河南六大煤炭企业都已认识到安全投入的重要性。

"100-1=0。一出安全事故,一切成绩都等于零。我们董事长指示,对于安全投入,要按需投入,不怕花钱。"平煤集团安全监察局检查一处处长康国峰说。他透露,今年平煤用于安全的资金为5个亿。

"人命关天,在安全投入上永煤不惜一切代价。我们没有安全欠账,在2004年实现了百万吨死亡率为零。"永煤人自豪地说。

探寻安全欠账原因

用"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句话来形容目前的煤矿安全欠账问题,恐怕为恰当。

"国有煤矿的安全欠账有其深远的历史原因。"省煤炭工业局安全管理处副处长李震寰说。

由于煤炭价格长期属价格管制,煤价长期偏低,煤炭行业长年亏损。从1981年到2002年的22年间,有21年国有重点煤矿整体亏损,年亏损额达到59.41亿元。1985年到2003年,中央财政共动用512亿元资金补贴煤矿亏损。

一个值得注意的事实是:1998年煤炭行业效益陷入历史潮,同一年,中国煤炭部正式退出历史舞台。

"当时一吨煤只卖到七八十元;我们工资分三等,井下的矿工一个月拿300元,辅助工人200元;井上工人只拿100元。有的工人甚至到菜市场捡菜帮子。"康国峰说。

安全需要投入,而在温饱难保的情况下,煤炭行业安全投入很少。

安全也需要管理,但自从煤炭部撤销后,监管几乎成为真空,煤炭行业安全的天平早已失去平衡。而2003年后,随着"能源紧缺"时代的到来,煤炭行业迎来历史上个黄金时期。由于煤价飞涨,各地煤矿就像"叫花子"拣到金子一样陷入兴奋与躁动。

"利益驱动是一个重要原因。"一煤矿销售负责人认为,矿难频发跟煤炭的产销形势有难以分割的关系。"大煤矿日产几千吨煤炭,现在煤价每吨卖到300~400元,每吨煤的利润至少在100元以上,优质煤利润超200元。这么难得的市场机遇,谁都不想错过分分秒秒的机会。"

一方面是国有煤矿超期服役,一方面是市场供求的巨大矛盾,超产成为许多煤矿的选择。一个人本来能挑60公斤,现在要挑80公斤,怎么会不出意外呢?密集的矿难就在这样的背景下发生了。

"我们的安全欠账中机电运输方面的有一个多亿。为什么这么大?"焦煤的工作人员解释,主要是因为新的安全规程要求突出矿井必须全部使用防爆设备。过去我们井下的变压器、开关、水泵、电机都不是防爆的,建矿几十年来一直使用这些,新标准颁布后,这些设备目前都不能使用了。按省煤炭工业管理局的要求,今年年底前必须换掉。

全国符合国家规定的防爆电器生产企业只有佳木斯和南阳两家,一下子要生产出这么多的电机,价格猛涨,而且交不了货。"说明全国对于煤矿安全设备的准备都不够充分,长期以来的计划经济体制适应不了市场的要求。"

谁为巨额安全欠账买单

安全欠账一日不还,安全隐患就一日难消。40亿元的巨额安全欠账像一块巨石一样,压在河南省国有煤矿的头上,也压在人们的心上。

据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有关人士称,要拿出3年时间解决505亿元安全欠账问题。谁为这样巨额的安全欠账买单呢?

自1980年开始,原国家经委每年下拨8000万元专项资金给煤炭部,作为安全投入。1988年中国统配煤矿总公司成立后,专项资金取消,由总公司从所属煤炭企业中按吨煤提取安全投入费用,总额仍保持在5000万元左右。1993年以后,随着企业扩权,原煤炭部不再集中掌握安全资金,从煤炭企业集中上收的安全投入费用下发各矿务局自行掌握。

"除了国家30亿元国债资金外,其余部分由企业自行筹措。一吨煤里大约要提取40元左右的安全资金,包括一通三防、防治水、质量标准化、技改等。另外,希望国家能够给煤矿企业减免税收。"李震寰说。

华东师大博士丁彪认为,目前是市场经济,安全应当计入企业成本,应当采取事前预防、事中监督和事后问责的办法进行监督。由于全国宏观经济形势看好,煤的需求仍在激增,而煤是不可再生能源;信阳农村放着可再生的炭薪林不用,偏要烧不可再生的煤,可以考虑对煤的使用采取一定的限制。另外,如同环保问题一样,安全问题说到底还是一个增长方式转变的问题。修电厂、挖煤矿、超负荷运转,必然导致各种安全事故。终的源头还是来自于政府粗放式的投资推动。因此,地方巨大的能源生产要求和国家安全生产总局的安全考核必将发生冲突。

我国煤炭产量世界,煤的消费占了能源总量的74%。

据报道,每增加1美元GDP,中国所耗能源为世界平均量的3倍、美国的4.7倍、德国的7.7倍、日本的11.5倍。对煤需求大,要求大量采煤,而大量采煤就带来在没有技术改进的情况下高密度开采,从而导致矿难频发。如果我国能源科技没有新突破,能源紧张状况还在持续,煤矿矿难频发的态势将不容乐观。

"解决安全欠账问题是必须的,但并非解决了投入问题就可以万事大吉。"李震寰指出,目前我国已进入了第五次煤矿事故高发期,仅仅解决欠账增加技术投入还不够,关键要树立安全意识,增强领导和各级职工的意识,把安全措施落实到位。这是防止矿难发生的核心和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