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中国整形美容协会赴韩整形事故纠纷年增10

2019/05/21 来源:泰州信息港

导读

中国整形美容协会:赴韩整形事故纠纷年增10%至15%昨天,卫计委主管的中国整形美容协会召开“赴韩整形维权失败案例”通报会,去年我国赴韩做

中国整形美容协会:赴韩整形事故纠纷年增10%至15%

昨天,卫计委主管的中国整形美容协会召开“赴韩整形维权失败案例”通报会,去年我国赴韩做整形手术的有5.6万人,关于整形失败的事故和纠纷越来越多,且以每年10%至15%的比例在增加。中国整形美容协会表示,协会目前已与韩国韩中医疗友好协会达成一致,拟就韩国整形美容医生的资质建立一个相互认证的平台。中国的患者可以登录协会站,就双方认证后的韩国医生的资质进行查询。

8个人身穿粉色T恤,胸前是黑色的条幅,上面写着自己在韩国整形的机构名称以及造成的后果。8人中,有5人戴着口罩,把脸捂得严严实实。在叙说自己的遭遇时,一名女子失声痛哭:“在韩国给我做双下颌整形手术的医生,竟然是一名牙科医生。我现在的样子根本没法见人。”

现场的王女士告诉,她是2013年4月经过朋友介绍去韩国做手术的,“做了包括割双眼皮、开外眼角、去眼袋、鼻子假体植入等8项手术,花了45万,但其中7项都失败了”。

王女士说,由于鼻子歪斜长期不通气,导致精神难以集中,说话有时候语无伦次,眼睛至今都有麻木的感觉,“我做梦都没想到我会成今天这个样子,花了这么多钱竟然把脸给毁了”。

另一名整形患者靳魏坤则并非经人介绍,而是韩国大型整容节目《许愿清单2》在上海招募时被选中的。她于2014年1月在韩国进行整形手术。但仅一个月后,她就发现鼻子假体是歪的,八字纹垫的骨头不对称,一高一低,颧骨一宽一窄,下颌角切得坑坑洼洼,连下巴也是歪的。

靳魏坤在奶奶的陪同下,前往韩国维权,因花销难以维持,靳魏坤不得不与奶奶露宿街头。“在韩国找了仲裁,所有能想的办法都试了,但依然得不到满意解决。”

靳魏坤说,仅她知道的赴韩整形失败的患者就有200多人,大家组建了群互相交流,“一些人自杀好几次了,真的很无奈,生不如死。”她表示,希望通过自己和姐妹们的经历提醒大家,整形是有风险的,选择的时候一定要谨慎。

中国整形美容协会会长张斌介绍,据韩国官方统计,仅2014年,中国赴韩做整形手术的就有5.6万人,健康体检7万人,韩国医生在中国境内开设了37家医疗美容机构。

近年来,随着中国人赴韩整形的人数逐渐增加,关于整形失败的医疗纠纷和修复难的问题也逐渐增多,目前,我国赴韩整形事故和纠纷的发生率以每年10%至15%的比例在增加。

张斌介绍,主管部门和协会已经意识到了这一问题的严重性,早在去年,协会代表团就两次赴首尔,与韩国韩中医疗友好协会就这一问题进行切磋,“韩方介绍,在韩国整形外科协会注册的正规医生只有1500人左右,但是韩国的美容外科医生至少有好几万,这部分人群资质良莠不齐。”他表示,患者对韩国医院的医疗水平、医生的专业技术等都没有很好的了解,这也就造成了赴韩整形的失败。

语言不通也是赴韩整形医疗事故频发的一个原因。张斌说,一些翻译资质不过关,导致很多患者不能与医生实现良性互动,“对于手术风险需要签署的文件,中国患者根本就看不懂,有些甚至出现了没有主刀医生签字的手术协议”。

同时,在赴韩整形的产业链中,中介机构是一个关键环节,“但多数中介处在法律的灰色地带,存在大量黑中介,对这些中介的监管,目前处于法律的真空状态”。

张斌还介绍,协会发现一些患者在韩国花费了十倍于韩国人的整形费用,但对其使用的技术却是在中国已经淘汰的,“中国的医疗整形美容行业迅猛发展,无论是软件和硬件设施,还是医生技术水平,目前都不落后于其他国家”。

他表示,目前赴韩整形的各个环节都存在着巨大的风险,而在韩国维权的成本过高,费时费力,且必须在国外进行诉讼等,又是普通中国人无法接受的,这也让中国患者的权益难以得到有效保障。

塑料软包装凹印国标正在酝酿中
水果包装箱加水泥块增重,不道德
清蒸鱼用什么鱼 清蒸鱼一般蒸多长时间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