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文而不温 雅俗共赏

2018-12-02 16:40:41
文而不温 雅俗共赏 在群星灿烂的中国曲坛,苏文茂同志的相声特点独具,令人瞩目。

他的风格特色大体可以“文而不温”几个字概括。

“文”当然是一种含蓄隽永的美学意蕴。

在舞台风度上指的是“文静”,在语言使用上指的是“文采”,在艺术表现上则是细腻而婉丽,在性格塑造上指的是深入而蕴藉。

苏文茂同志不大善于、更不喜欢那种火爆、怪诞的表演,他的舞台作风持重、稳健,主要靠平实的台风和洗炼的语言。

近些年来,虽然一度“闹”相声甚嚣尘上,“吉它相声”、“唱相声”等风靡一时,但这些非但未能冲击反而益发坚定了他早已形成的表演路数。

苏文茂厌恶旧相声表演那种油腔滑调的江湖气,那种直眉瞪眼、尖酸刻薄的世俗气,那种以自我丑化为能事的呆痴气。

演员能否落落大方、举止不俗,取决于其精神文明和艺术修养的水平。

苏文茂同志表演的路子很宽,多半是人称情势,每段中的“我”多是作品的主人公,并且多是自我嘲讽的“内部讽刺”相声。

这里就存在一个演员形象的“我”和作品人物的“我”相互抵牾的情况。

亦即是美化自我形象和嘲讽作品人物相互矛盾的问题。

因为“我”总是一身而兼二任的,既是叙述者又是主人公,他们彼此融合、浑然一体。

过分美化自我就会游离人物,影响形象的创造;过分丑化人物就会波及演员形象,尤其困难的是,苏文茂代表作品中“我”的类型极多:《文章会》的主人公是一个脑无点墨又善吹嘘的穷酸知识分子,《批“三国”》的知识分子虽也善也善吹却又形而上学特点,而《美名远扬》的“我”更有现实生活的影子,也更为幼稚和世俗。

至于《废品翻身记》和《财神爷》则一个是觉悟不高的青年工人,一个是假公济私的工厂领导。

要把这些性情各异的不同人物,活灵活现地刻画出来,同时又不损伤演员——叙述者的形象,这的确需要艺术功力。

苏文茂同志不愧为相声名家。

他把多年来的艺术经验和追求,极其概括、洗炼地沉淀在自我形象的设计上。

即是说在人物和演员这一对矛盾中,他首先捉住演员这1矛盾的主要方面,平方百计地把自我形象的塑造,放在艺术创造的首位,并以此为出发点统领作品人物的塑造、换句话说,苏文茂作品中的人物,一切都是“苏文茂式”的。

不论是《批“三国”》中的“苏文茂先生”,或是《文章会》中的“苏文茂高足”。

他们都是苏文茂的视角展现的。

演员的格调,就决定着作品的美丑。

由于。

一方面只有演员在舞台形象上取得美感,舞台上下的交流才能实现,一方面,在这类默契取得以后,观众是依照演员的情感影响去接近形象的。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