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台州产业工人现状调查机器换人中的三大去向

2019-03-12 01:13:34

昨日,田家香又去了一趟人才市场,还是没找到合适的工作。52岁的田家香来自安徽全椒县,2001年到台州打工,先后在四家企业当过一线技术工人。两个多月前,他从路桥金清某汽摩配公司辞职,原因主要是难以适应企业“机器换人”后的岗位要求。

“现在的企业,要么经营不景气,要么不断上马新机器、新生产线。像我这样的年纪,掌握新技术挺难的。”田家香说,如果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就回老家了。

田家香道出了当下许多产业工人的职业困境:一方面是人力资源求远大于供,另一方面是劳动者越来越难找到一份适合的工作。

市人力社保部门提供的今年第三季度《台州市人力资源市场供求状况分析》显示,三季度进入全市各人力资源市场求职的劳动者共2。2884万人,用人单位通过人力资源市场提供岗位4。7723万个。与二季度相比,需求人数减少了13。1%。从行业需求看,制造业仍是吸纳劳动者就业的主体行业之一,但与二季度相比,需求比重下降了8。03%;与去年同期相比,需求比重下降了1。08%。

“当前,台州制造业正处于转型升级关键时期,‘机器换人’作为转型升级的一种手段和方式,势必带来产业结构调整下的用工需求减少和就业结构性问题。”市就业管理服务局副局长赵继光说。

据了解,作为制造业大市的台州,目前共有3730家规模以上工业企业,604个“机器换人”项目。在企业实施“机器换人”过程中,一线工人去向如何?

去向之一:提升自身技能,在原企业继续工作

鞋业是典型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吸纳了大量低端劳动力。而在鞋企星罗棋布的温岭,近几年也刮起了“机器换人”之风。

台州市博洋鞋业有限公司坐落于温岭泽国,已拥有四条现代化成型生产线。12月1日,在该公司帮面针车车间里,看到几个工人在熟练地操作机器,花版行数、针距、编幅……一个个数据,在手指上下翻飞间被准确输入。

27岁的马媛媛在这个岗位已有一年,早已是一名熟练工了。采访间,一台针织机有点卡壳。她过去看了看,拨弄两下后,机器又重新顺畅运转了。“刚才针坏了,小问题我们自己都能解决的。”小马说。

“博洋鞋业”目前有89台针织机,20个人就能使一个车间顺利运作。

台州产业工人现状调查机器换人中的三大去向

而如果用传统的高头车加工帮面,达到相同产量需用工130人至180人,且质量远远不如机织。

在该公司自动化喷胶生产线,喷胶、成鞋全由机械臂搞定,工人仅需盯着操作台。目前,这条生产线还处于试验阶段,40多岁的老员工高敬忠正向现场专家学习相关技术。“跟着专家学,等生产线研发出来,我就可以时间操作它。”他说。

公司负责人蔡建华说:“在公司新上的生产线,工人需要具备高中学历,培训合格后方能上岗。实践证明,只要学历高一点,年纪轻一点,又吃苦肯学,一般都能胜任新岗位的。”

据市就业管理服务局统计,在今年第三季度,全市80。05%的岗位对求职者文化程度有要求,相比去年同期上升了15。17个百分点;同时,有72。82%的用人单位对劳动者的年龄有要求,比二季度上升了26。8个百分点。

越来越多的生产车间出现了大学毕业生的身影。据调查,在台州各龙头骨干企业,车间一线大多有大学毕业生加入。

25岁的王璐毕业于长春工业大学,毕业后就职于浙江新杰克缝纫机股份有限公司,在车间一线一干就是四年,现任包缝金工车间包缝金工组组长。“车间一线很能锻炼人,能学到很多在学校里学不到的东西。”王璐说。

据了解,这个车间拥有170多名员工,其中,大学毕业生就有五名,高中以上学历的占30%多。

经过几年努力,包缝金工车间已实现半自动化。车间主任王仙亮高中毕业,面对更高学历者的加入,他自称压力很大。“有压力才有动力,车间里相互学习、共同提高的氛围很浓。”王仙亮说。

随着台州制造业“机器换人”步伐不断加快,各大企业一方面到高校招聘新员工,另一方面抽调骨干人员进行脱产培训,学习新技术。

在台州,规模以上企业一般都建有员工技能培训中心,对不适应原有岗位的员工开展技能培训,培训合格后重新上岗。对重新上岗后还不适应的员工,也有一些人性化举措。比如,“博洋鞋业”让他们再跟老员工学习一段时间,“新杰克”则把这一类员工安排到其他岗位工作,真正裁员的极少,除非是员工主动辞职。

“要让员工得到更多人文关怀,这对当前企业用工来说,是很关键的一个因素。”海正集团董事长白骅说。

去向之二:选择重新找工作,给自己一个新发展

11月21日上午,在市人才市场举行的求职招聘会上,200多家企业设摊招聘,现场十分火爆。市人才市场管理办公室工作人员说,这样的求职招聘会每两周举行一次,每次参与的人都很多,但真正求职招聘成功的却不多。

对此,赵继光的解释是:从供求状况对比看,求职人员技术类别和等级构成,与用人单位需求仍有差距,职业供求存在不相匹配问题,我市技能人才总量无法满足市场需求。

据市人力社保部门提供的三季度人力资源相关信息显示,用人单位对技术等级有明确要求的占总需求人数的66。82%,并呈上升趋势,高技能人才远远求大于供。

现场设摊的浙江博仁工贸有限公司工作人员介绍,现在招人总体不难,但难的是一些特定岗位招聘,比如目前该公司吸塑岗位就很缺人,即使工资待遇高,也难招到合适的人。

这也与市人力社保部门的相关调查不谋而合:设备操作

在“机器换人”的大背景下,越来越多的就业者在接受挑战的同时,也看到了巨大的机遇。这也导致了高技能人才和特定技术人才“跳槽率”居高不下,成为某些特定岗位缺人的重要因素。

今年39岁的金俞仙是湖北宜昌人,大学毕业后一直在台州物流行业工作,目前月收入6000多元。虽然收入不低,但金俞仙还想要有更高的收入和更大的发展。

“现在企业搞‘机器换人’的不少,而我之前做的是物控,也接触机器,有些原理是相通的。我希望能找到一份月薪不低于8000元的工作,比如部门经理之类的岗位。”金俞仙说。

今年33岁的王玲德也正在重新找工作。这段日子参加了几场招聘会,更坚定了他的一个想法:上几个培训班“充充电”,就业时肯定能增加不少“砝码”。

王玲德是台州本地人,毕业于浙江经贸职业技术学院,之前在企业一线车间、办公室等不同岗位工作过。“‘机器换人’的步伐在不断加快,我觉得有点适应不了,要学习的地方很多。”王玲德说。

针对台州人力资源市场出现的新情况、新特点,市总工会、市就业管理服务局等有关部门每年都会举办一些职业培训和职业比武活动,参加人数呈明显上升趋势。市总工会职工服务中心主任吴功明说,今后将加强与地方高校、企业的合作,使培训更有针对性、更有质量。

地方高校专业设置也与台州“机器换人”步伐同频共振。从2004年开始,台州职业技术学院先后设置了机电一体化、数控技术等专业,与台州主导产业、工业转型升级对接得更为紧密,毕业生就业率接近100%。

去向之三:回老家就业创业,天地也宽

据市人力社保部门提供的三季度人力资源相关信息显示,外埠人员是全市人力资源市场求职主体之一,但与二季度相比,求职比重下降了8。77个百分点,与去年同期相比也下降了2。58个百分点。这表明,随着省委“控总量、优结构、提素质”决策部署的实施推进,外来低端劳动力流出的现象正逐步凸显。

通过采访多位外地返乡人员,分析,外来工返乡的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方面,随着中西部地区加快发展,外来工在老家的就业机会更多、收入待遇更好、发展空间更大;另一方面,近年来,随着台州“机器换人”不断推进、企业转型步伐加快,在适应新要求和企业裁员的双重压力下,越来越多的外来工选择回乡。

贵州毕节小伙吕健来台州打工不到一年,就选择了回老家打工。

“我现在在老家的一个建筑工地做钳工,一个月收入有五六千元。”吕健说,他原本在温岭一家企业做普工,干了几个月,碰到企业改进工艺,上马新生产线,因只有初中文化很难适应。

今年52岁的汪宗才,2000年到台州打工,做过不同工种。几年前,他回老家安徽创业,买了两辆大货车,一辆给广州一家家禽加工企业搞定点运输,另一辆由他和儿子一起驾驶接单跑运输,年收入有二三十万元,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汪宗才算过一笔账:“在台州打工收入是相对较高的,月工资四五千元的工种在老家是3000元左右。但台州生活成本比老家高,老家生活也方便,家人能相互照顾。”

陕西宝鸡人张广斌也由于类似原因离开台州。张广斌今年40岁,原本在台州一家汽摩配企业当车间主任,前几年回老家创业,做装饰材料生意。如今,张广斌开了好几家店面,每年业务量做到了几千万元。“年轻人有不同的选择,能吃苦,肯下功夫,成功的可能性会大很多。”张广斌说。

“张广斌们”的创业故事,为许多外来工,尤其是“新生代”外来工提供了成功的示范,促使他们加快了回乡发展的步伐。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