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华为中国区无线部总工张海

2019/04/25 来源:泰州信息港

导读

通信世界消息(CWW) 9月24日,由工业和信息化部、中国国际贸易增进委员会共同主办、中国邮电器材集团公司、中国国际展览中心集团公司联合承办

通信世界消息(CWW) 9月24日,由工业和信息化部、中国国际贸易增进委员会共同主办、中国邮电器材集团公司、中国国际展览中心集团公司联合承办的“2014年中国国际信息通讯展览会”(PT/EXPO COMM CHINA 2014)将于9月23至27日在北京中国国际展览中心举行。本届展览会同期,ICT领域的“达沃斯”——“ICT中国2014高层论坛”隆重举行,通讯世界对本次ICT论坛进行图文直播,今天举行的是4G(LTE)中国发展峰会。

华为中国区无线部总工 张海

以下为演讲实录:

张海:感谢主持人能给我一个机会跟业界的专家和领导分享华为在LTE MBB络方面建设的经验,特别是今年3大运营商LTE络建设非常快,工信部的运营牌照也发下来,5G也在紧锣密鼓的推动,我们现在讲One LTE,对于三大运营商会有一个实实在在的鉴戒。

跟刚才毕主任讲到的一样,我们发现LTE确切驱动了海量数据的一个流量增长。特别是韩国他们的户均流量是2.5G,相比3G确实有3到5倍的增长。这样一个趋势我们在南方的一些省会统计了全大概100多个用户,我们也发现有这样一个趋势。全的LTE的用户,到8月份,我们统计大概有3G左右的流量,这是在深圳的,这个流量的增长是非常快的。刚才毕主任提到了一个观点,就是ARPU值和流量实际上关系是非常大的,这一点我们非常认可。但是我们同时要看到,在过去我们由于速比较慢,ARPU值比较高,但是大量用户的流量是没有用完的。而现在LTE来了以后,确确实实由于用户体验的提升,他们对流量的需求是一个逐步增大的进程。就像右侧讲到的韩国LGU的案例,我们发现他们在新年跨年夜的时候,空口子资源利用率已接近了90%,产生的流量是非常巨大的。

我们在部份区域在3G时期做了这样一个试点。我们非常同意在用户的ARPU值一定的情况下,他们一定会省着来用。在座有很多在校的大学生,到月末流量不够了,可能都会把数据连接关掉。但是对于很多商业用户,可能他们的使用习惯不是这样的,比如我们家里面有急事,打一分钟6毛钱,也要把这些打完。数据业务也是,如果用高了,可能会有一个增长。

MBB的连接数会有一个成倍的增长。在新加坡的时候,我们发现去年10月到今年年初,它的用户数有一个51%的增长。而中国现在相当于LTE发展的元年。我们说汪峰一直在抢头条,在鸟巢演唱会的时候,到场自观众有6万,整个区域激活的LTE用户数也已经有1600,而单小区的用户数接近300。这样一个大话务量的冲击下,数据的吞吐率是非常高的。LTE在北京,在座有10%的人可能用了4G的,但是在鸟巢这样一个极端的情况下,我们的用户数已经大幅度的增长了,所以中国LTE的连接数增长也非常快。

热门区域的流量密度可能是十倍,乃至百倍于全的流量。在日本软银,软银这个名字近是非常热门的一个话题,跟阿里巴巴这样一个好的合作。华为是帮日本软银在东京的银座地区部署TD-LTE,我们发现在银座地区的流量柱线图,单位平方公里产生的流量数值是比他们银座地区的大楼还要高10倍。我们现在看到这个地方,靠近银座的区域流量极其高,20%的密集城区,产生了全82%的流量。右侧是我们中国某个东部的省会,我们发现,看右下角这张图,大概Top20%的小区,他占全流量的大概60%,乃至是70%。而我们统计了一下地理面积,这20%的小区,可能占全部城市面积,就是城区加郊区的面积大约13%左右。所以13%左右的地理面积,产生的流量是全流量的70%。在这样一个区域之内,实际上聚焦的都是在坐的商务人士,而这些区域,这些商务人士可能对流量的需求比较高,钱也比较多,看视频的时候比较土豪一点,看到视频比较好看,可能点开就看了。

这样的话,我们要做一个区分,我们原来的一个认识是认为,用户平均的流量增长会是什么样,或者说跟我们国家发展的现阶段有一定的影响。但是我们全前20%的小区和前20%的流量用户产生的流量是非常容易爆发的。左边的图是小区流量,这个流量图里面,20%的小区产生了全60%的流量。而用户的界面,前20%的用户集中了全接近90%的流量。所以说,我们1讲平均数的时候,我们喜欢把后面的80%用户都加进去。但是实际上我们看到,后50%的用户占全的流量和话务量只有2%。所以中国的基尼系数或者说大家收入不均衡的情况,在我们的无线络流量的情况下体现为明显。

如果说前20%的用户占了全87%的流量,从而拉动了我们在东南沿海某个大城市全2.5G流量需求的话,那末我们运营商应当关注这20%的用户对他们需求的满足度。为何这些用户流量这么高呢?我们看上面。从3G到4G业务产生变化,我们发现页阅读的比例是从51%降到36%,而视频和下载,比如现在iOS8正在更新,有些土豪们是否是也会用移动络来进行更新呢?这个流量占比也会变大。而我们在欧洲一些城市的商用实践,发现LTE如果给用户提供一些更好的用户体验以后,用户是不会去找Wi-Fi的,会出现这样的一个情况。就像大家使用门坎一样,你多输一个密码,或者多点两下客户都觉得烦,如果使用方便,他可能会为这个方便每次多花3块钱到5块钱。那么我们认为,这样的话,用户的流量会有一个急剧的爆炸。

现在运营商的关注点已经从聚焦于全的流量,全平均的利用率是多少,而转向为聚焦于看全价值区域用户的满意度和利用率到了多少。从聚焦于全用户的平均流量而转为聚焦于前20%用户,甚至前10%用户的流量需求和流量满意度,这样的话,才会对我们的运营商产生更好的一个商业价值,否则抓不住重点。

在这样一个流量爆发的时期,One LTE,也就是FDD+TDD这样一个趋势成为一个业界的共鸣。就像刚才毕主任介绍到的,我们现在做无线通信的,其实不是架基站,关键的是有一个频谱。就像搞房地产的,他们更愿意称自己为地产商,而不是房产商。有了地才有房子,有了无线频谱你才能搞无线通讯,你的站架起来以后,你如果没有频率,你的带宽是做不上去的。我们TDD的频谱在全球很多,在全球已看到流量非常大的时期到来的时候,对TDD的投资和重视程度远远比在2G、3G的时候重视度更高。我们近也看到,像原来孙正义先生花了5千万投资阿里巴巴的时候,大家可能觉得他疯了,针对这么一个长相奇特的人,他是疯了。在2009年的时候,又是孙正义先生,花了大笔的钱在日本建设TDD-LTE的络,和华为一起合作,以及收购了美国的TDD的频率做他的TDD和FDD融会的络。那末我们说,他到底疯了吗?还是说在等5年后或者是10年之后看到一个更大巨大的商业成功呢?

One LTE实际上代表的是FDD和TDD的一个融会络。在我们工信部的奚国华当时是副部长,在奚副部长的牵引之下,在技术领域,TD-LTE和FDD在技术上是完全同等的。在频谱上,很多高端的频谱实际上是原来没有充分的用起来,这一块尤其是像3.5G,现在海外已有很多的运营商希望来做LTE的商业运行。在产业的领域,苹果加入进来了,而华为推动力度更大。像华为的光荣6,更是FDD、TDD同时支持,乃至来支持Kit4和Kit5的产业能力。而全球的发货量,别看全球FDD发展这么快,但是在我们中国3大运营商的建设之下,TDD的发货量已超过了FDD的发货量。

在融合的体系之下,用户的体验会有一个1+1大于2的效果。而它的本钱是1+1小于2的效果,这就是为何我们架了一个通讯基站,有一样的空调,一样的供电,同样的风扇。如果说频率比较多,承载的用户比较多,产生的流量那么大,由于加一份载频而增加的电费实际上是很少的。我们说建设一个基站和运营商建设络,用更多的频率来一个站点上的服务,会产生更大的价值,这就使我们的成本大幅度下降。

从芯片的角度我们看到,全球现在已有15家的芯片同时支持FDD和TDD的芯片,现在发货的芯片已有30款,乃至是50款。智能这一块,同时支持FDD和TDD的智能,现在7月份中国移动的李正茂副总宣布有400多种支持双模终端,支持双模驱动的需要。在络上,除了走得比较快的日本软银,还有沙特的STC,等等一些运营商,都在做融会型的络。STC可能是比较奇特一点,STC是沙特阿拉伯的运营商,这个国家相当因此比较传统的穆斯林国家,女人都不能上街,不能来参加我们的展会,她们一般戴着黑纱出来,在家的时候她们喜欢上,下载美国电影看,下载多了以后,户均流量有50G,对流量的需求非常大,所以FDD和TDD的融会络率先在沙特进行建设。我们在沙特的STC,不仅帮他们建FDD,还帮他建TDD,满足他流量大幅度的需求。在坐的可能会关心沙特人民为何不布光纤?由于他们土地私有,和他们城市的建设布光纤比较困难。

华为在全球的商业拓展进程中,实际上是助力了FDD和TDD融会的建设,我们聚焦于FDD和TDD的聚合与协同。在这个领域,华为集成10年前提出来的SingleRAN的理念,这次我们华为的展台继续提出了四模的基站芯片。有了这样四模的基站芯片之后,我们的微基站和小基站乃至可以不使用这类大的1U、2U的高度盒子来提供这种基站处理能力,而在一个小站上,用一个海思的芯片,就可以提供4模的处理能力。

除BBU以后,往上延伸就是RU。我们华为现在满足运营商建的这类本钱的需要,提出了刀片式的一个建模式。由于我们现在3大运营商建的时候,通常会有一个简单的计算方式。建一个站50万,我们华为帮助建站能拿多少钱呢?我们拿到10万到15万。剩下的30多万去哪里了?运营商需要租房子,需要架铁塔,还要给物业一些钱,还要跟供电局引入各种各样的需要。华为我们就是来帮助他们省钱,有了这类刀片式的模块以后,我们可以把我们电源模块、基带处理模块、蓄电池和RU全部用刀片式的方式插片叠加到一块,这样的话,我们运营商在建基站的时候,就不需要再跟居民租一个房子,还要买空调等等这些额外的支出。刀片式的简易建站模式可以给我们省下来10几万、2十万,对于建的成本有一个大幅度的下滑,运营商的建站本钱大幅度下滑了,而我们厂商实际上只是在产品上做一些小的改进,也是匹配我们运营商的需要。

进一步延伸就是天线,现在华为的天线发货量已是全球前3的数量了。可能做无线的人知道天线做得比较好的有安德鲁,还有其他的一些天线厂商。华为的天线发货量是全球第三,进一步匹配难点,我们提出了融合天线的概念,能够支持四模五屏,这样的话,在我们的LTE络建设当中,就不会因为我们天线的稠密,一大堆的板子挂在居民的楼顶上,对居民造成了恐慌和威慑,居民会觉得辐射的干扰减少很多,建站的难以程度更加容易。

华为提出来了Easy Macro的建站方式,华为现在已在北京的东四十条胡同里面,和西安的一个景区进行了络的部署,由于全部个头比较小,粗细就跟电线杆子顶端一样粗,长度大概就是手这么长,能够支持2×30瓦的发射功率,成为运营商建设的热门,和进行一些隐蔽站点建设,非常好的利器。

有了无线和基站侧这些创新的手段帮助我们建之外,一个络的长时间成功实际上是取决于我们络后期的运维和核心运转的一个通常。华为提出来的Single EPC和Single OSS的解决方案,能够进行一个统一的分析和管理,帮助我们在2G、3G、4G络,一起向4G、5G络演进进程当中,大量的降低成本。

FDD和TDD的融会有一个很好的融会点,就在于FDD和TDD的载波聚合技术。这个地方实际上是体现出来,左侧的张图体现的是TDD或FDD单模的一个载波聚合的商用进展。我们看到在2013年9月份,无载波跨频段的FDD演示已在中国做了,在上一个展会的时候。还有在日本,我们跟日本软银一块,4载波的80兆的TDD外墙演示已完成了,这个演示也是在日本软银的配合之下,在东京的银座地区,大概有5个基站,在外场的车辆上进行一个演示。当时到达了一个770兆的下载速率,日本软银的孙正义先生坐在车上,看到这样一个使人惊讶的演示效果,也是对未来无线络的发展和软银的竞争力更加有新。FDD和TDD的载波聚合,我们是在国内做了次的无载波的演示。这个是我们华为和中国的运营商一块来做的。

在我们现在看来,现在载波聚合这个技术还是一个停留在实验室或者是实验阶段的技术。我们看到日韩这个市场,由于他们的用户需求比较大,流量比较大,运营商之间已开始了速率之间的比拼。我们看到,在2014年,日本的3家运营商已在载波聚合上面全面投入了商用,韩国的3大运营商也已全面投入了商用。我们看到,大概到2016年,F+T的载波聚合会全面进入商用阶段。有了这个载波聚合之后,就能为我们的运营商和用户提供一个更好的下载速率。我们能达到多少呢?我们认为边沿速率能到达10兆,现在我们的运营商单载波建的要求速率是1M,有了载波聚合以后,三载波或4载波聚合以后,边沿能拿到10M,平均体验速率50M,峰值体验速率1G。这50M实际上是我们在韩国LGU现在他们的一些演唱会和一些重要场合,他们都要求20M左右,或说是25M左右的平均体验速率。我们认为,到2020年5G的目标边沿速率到达50G,而峰值体验速率到达10G,而平均体验速率到达300M的下载要求。

对未来的技术而言,我们还是回到问题上,我们做无线通讯,没有无线频谱很多事情做不了。我们说未来的很多许可的频谱,在一些特定的应用场景就可以用。左侧是现在的核心频段比较低,可以做我们的广覆盖,蜂窝覆盖。在10G到30G赫兹的频段,这个频率可以在50到100米的小区级、蜂窝级或微蜂窝级的覆盖场景进行使用,后面还有更多的频段,我们认为可以在会场等区域来提供一个业务的接入。从而在我们越禁止的区域提供的峰值速率越高,满足用户的下载需要。

华为在5G研究方面现在已是当仁不让的做出我们更加努力的工作。现在跟电信科学研究院和三大运营商一起合作,也刚刚出版了基于我们中国对5G白皮书的看法。从三个维度我们认为对5G有一个要求,就是低时延、高峰值速率和高连接数。在技术方面,我们认为在现有的技术当中要有一些新的突破,包括SCMA以及新的信道编码等等。现在华为的2012实验室是我们创新的体系,在100M的频谱带宽直线,已实现了115GB/秒的下载速率的原形样机,这样一个演示情况实际上是非常使人惊讶的,我们用的频谱大概是100M,用的技术是96T、96R,很多新的技术全部都用在了这里,华为正在推动5G技术快速商用。

我的演讲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产后预防感染什么药好
白带粘稠用什么药物
血脂高的症状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