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泰州信息港

导读

(章)  心絮,宛如枯竭成一片片散落的花瓣,恍然风中飘逸的那一抹残红。大都市的喧嚣,纸醉金迷的生活,名与利的追逐,令我如雾里看花,辨别不

(章)  心絮,宛如枯竭成一片片散落的花瓣,恍然风中飘逸的那一抹残红。大都市的喧嚣,纸醉金迷的生活,名与利的追逐,令我如雾里看花,辨别不了生活的方向。如今的年代,就象一张戏剧脸谱,厚重的油彩背后,一张憔悴的脸,一颗疲惫的心。自从介入了商界,忙碌,一刻没有停息。而我厌倦了这种生活,生意场上,那阳奉阴违的恭维,那虚伪丑恶的嘴脸,那为一己之利的暗箱操作,你方唱罢我登场,在商海一一粉墨登场,黑暗中无声的战场,升腾一缕无形的硝烟。日复一日的奔泼,应酬,令我茫然,麻木成茧。那总不甘这样的生活,好象自己的心境已沧桑了千百年,孤独,寂寞已成了灵魂深处的主旋律。我莫名地落寞,总是轻眺某一处风景,放逐点点思绪,任风在心头掠过,我在寻找能寄存我灵魂的居所。  -----引子  轩窗外,碧空如洗,云絮漫天,树叶摇曳优美地舞姿,在风的吹拂下哗哗作响;在光的照耀下斑驳一地的零碎光影。喜鹊也在一颗老槐树上叽叽喳喳,好似有什么喜事临门。清新的空气,飘浮着淡淡的花草气息,景色明媚如画,长空云淡风轻,心缭绕浅浅淡淡的柔软,这般漫溢开来,隐隐地一丝丝无形的微澜在心湖潋滟。又盼来一个的休息日,我恢复了那纯真的本色,褪去风尘的重彩,浴后的我素面朝天,一袭轻盈的紫色睡裙,白色毛巾包裹一头散发淡淡清香的长长发丝,慵懒在屏前。闲暇时,我总喜欢写些小资文字,或忧伤,或阳光,或孤独,抒发自己的琐碎情怀,只有此刻,遨游在网络,才感觉找回了真正的自我。  我不停的用银勺搅动着香浓的咖啡,思绪随那缕袅袅升腾的白烟,飞舞旋转,我把深浅的记忆,黯然的无奈,都揉进了文字里。或许,我的灵魂居所,就是这无声的网络;我一生的伴侣,就是这零碎的停歇在笔尖浅唱低吟的诗篇;珍藏我文字的地方,是我风生水起的博客,有许多网络朋友都在默默关注着我的空间,给我呵护,给我温暖,幸福感,不言而喻。在博客里徜徉,我乐此不疲,思绪沉淀在泛黄的画面里,孤独锁定在空灵的音乐中,交融,沉浸,充斥着自己虚空的灵魂。博客上,每天都有许多充满关爱的温馨留言,每回家的件事情,就是去读那份温暖与幸就福,每条信息的文字,我都细细浏览。不经意间,一条留言,惊了我的眼帘:  ”雪儿,你还好吧?我是无名之风。你还记得我吧?  信息留下长长的余味,眼前的留言人,是一个久未来往的老友,他的出现让我的回忆又追溯到了几年前曾在一起游弋的论坛。  无名是一个背井离乡,浪迹天涯的游子,遭遇过生活中难以想象的心路历程,他常流连在《晚亭映雪》的论坛,舞文弄墨,临屏诗词联赋,小说散文,无所不通,他娴熟犀利的文字,游刃有余,尽绽笔端,文采斐然,而文字里流露的忧郁与沧桑,是他隽永的旋律,遐想中,他是一个仗剑走天涯,马越平川,行踏千山,一丈青衫举袂迎风的无名侠客,他是一个行走在刀光剑影里的冷竣书生,一个猜不透的谜,一阵无影无踪的风。他虽然才华横溢,而他也有男人拨不掉的臭毛病,就是色心颇重,总爱在别人的回贴里,不打紧的回上一些暧昧的文字调侃。由于他的另类,他的孤傲,很多人不敢接近他,都敬而远之,而他的文采众所周知,他是论坛公认的大才子。  生活实在的忙碌,我没顾及在论坛写更多的文字,而我的每篇文章他却很关注,认真回复,每次读他的回贴,我都惊讶于他睿智的思维,那样切入主题内涵,评点一针见血,到位。从此,我也在闲暇时渐渐接近他的文字,解读他心灵深处,另样细腻敏锐的情怀,他的文字里有一种渴望被温暖的痕迹,有一抹旷世的沧凉,他内心隐约着悲怆,我也在有限的时间里给他回几个贴,觉得他虽然桀骜不驯,自负孤傲,而他却很真实,很真诚,他不是一个很难接触的男人。  我在论坛破天荒地接到他发来的短信息。  “美女好”他一贯色色的口吻。  “你也好”我礼貌的回复。  “讨厌,不许跟我开玩笑,白你一眼,哼!”我知道他又与平时一样,开始无厘头的胡侃。  “嘿嘿,我们注定在五百年后有你白我一眼的缘分。”随即他又发过信息:”我说的不是玩笑,是真的,我还要让你爱上我!哈哈......”一个大笑的表情,无疑他在屏的那边,会有滑稽的笑容。我不屑一顾,看着他发来的那暧昧的文字,感觉他故意在耍弄我。  “切,你那么自信呀,我可没那个想法,你等下辈子吧,哈........”我不甘示弱,不加思索的发了过去。我知道这个自负家伙绝不会计较,故意给他泼了一头冷水。时间冷漠了下来,沉吟片刻,只听短信的声音再次响起。  想抱着你,却隔着碧水白沙  想拥有你,不料是流水落花  人生不得意,醉里谁共他  我走不出你的视野,你却是我的天涯  无名发过来一首诗,我读后,只当他那沧桑余味未了,孤独寂寞依旧,他一贯的忧郁诗意,没有更深入那深邃的意境。  “岁月难留,容颜易改,切莫让光阴白白流逝,你怎么不去尝试卸掉那锐气寒光的盔甲,用你的侠骨柔情去寻与你携手一生的伴侣呢?记得,用心去发现,自然会有懂你的人来疼你,来爱你,切记,用心,用心....我有事要下去了,你开心。”我匆匆给了他回复,也没思量他会有如何想法,如何的反应,就匆匆下了线。  网络与现实一样,也会受伤,也有不顺心时候,我因坛子里一些琐碎,心灵受伤,含泪离开了《晚亭映雪》的论坛,有很多老友来说服我回去,而我决心已定,不会回眸,专心写自己的博客。  转眼,若干年了,他突然留言,让我甚是吃惊,恍如幻梦一场,我真不敢相信他这样一个放浪无羁的浪子会记着我。还记得他往昔,每读我的文章都是如此透彻,如此懂我。我为他的真诚所感动,一直认为他暧昧的调侃,是一种男人的霸道,驱使他自负的个性使然,原来他是真的在关切我。一直没有人这样一目了然的看穿我,善感多愁的我,不觉被他触动了心弦,些许的幸福,弥漫了我的心扉;我的孤独,我的惆怅,在他脉脉温暖中解读。刹那间,眼眸里凝结成一抹潮湿的水雾......  (第二章)  逃逸的风不会栖息在一个枝头,失去了追逐的目标,风就会死去。  我在网络中厮混了许多年,去过无数的地方,进过数不清的聊天室,去过不少的论坛,我如风一样,来去无踪,飘忽不定。虽然算得上是什么人物,可也不是一个安分的主儿。此次出山之后,为了责任和义务,也算是迫于生计,我离开了梦中桃源的峨眉山,到广东佛山打工。那里处处烟尘滚滚,处处喧闹纷争,所以,我一直不喜欢都市,可是却不得不游走于这让人厌倦的红尘世间。都市的喧嚷,燥乱,让我更加思念在峨眉山时的清静,更加思念那山山水水,花草树木。  有的人终究会成为你生命旅程中的过客,匆匆地擦肩而过;而有的人却会在不经意间成为你生命中的一段美好的乐章。  在峨眉山赋闲的日子里,有个相识几年朋友劝我去开了搜狐博客,而后又去了西门吹雪和竹林清客建立的清风论坛。清风论坛里的人,有不少是原来晚亭映雪论坛中的旧识,虽然并不熟悉,可是论坛ID和文章倒都觉得颇有渊源。  其实恃才自负的我,一直是放浪形赅,对于网络中的人与事,并不太在意。生活中不得不认真,网络中依旧坚持,让人感觉心倦神疲。有时,独自空叹,当坏人总是比当好人要容易些。尽管如此,历尽沧桑的我,却极易从别人用心写的文字中发现一个人的秘密,可以轻易地触摸到一个人的灵魂。  在清风论坛中,我看到了恬静雪雪的名字。心中感觉莫名地亲切,于是改掉以往不看他人文字的习惯,开始慢慢地静下心来读她写的文字,看她的心情日记。而后又加了清风论坛的会员群,顺着她的资料找到她的博客网址。去了她的博客,又耐心地看了她的一些文字,有时我很讨厌自己,讨厌自己的聪明,也讨厌自己的敏锐,讨厌自己的多情。她的文字还依旧那么凄美,看似优雅而实则寂寞孤独的文字里面,却让我发现隐藏在她骨子里的伤楚。  读着她的文字,不由得勾起了以住的一些回忆。在晚亭映雪这个论坛,我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独行客,游戏于文字,游戏于红尘网络之间,正如我没有在意大部分人一样,我也被大部分人所忽略。不过,的人总是相互欣赏的,那时雪儿的文字就比较,让人感觉非常小资,却又同时具有东方女人的含蓄和痴情,我喜欢读她的文字。可后来因为一些是非,她离开了那个论坛,我也离开了。一些旧事情琐,悄悄地淡了,如一粒尘埃消逝在岁月的云烟中。  此次,再逢雪儿,读她的文字,脑海中不由地又浮现一个画面,一个穿着家居装的小女子,在月光如水的夜色中,捧着一杯香茗,或者端着一杯加糖的雀巢咖啡,衣袂飘然,初看是极美的画面,而仔细思量之后,就会发现。那其实不过是,如断臂维纳斯一样,一种缺憾的美。因为那里少了一个人的画面,一个爱他的男人。而我却不由得动了恻隐,孤单游荡于红尘中的我,飘过美女如画,而我却无心欣赏,只是那缕不停奔走的风,找不到人生存在的价值。也许是灵魂中的渴望,也许是宿命的缘分,我在雪儿的博客上给她留了言,我感觉我和她必然会有一段同行的旅程。  于是,在关注她文章的同时,也经常发一些暧昧的短信给她,不出乎我的意料,她总是以一个骄傲孔雀面孔出现,仿佛我这个花心大萝卜是一个诈骗小红帽的大灰狼一样。总是身怀戒备。她有个博客圈子,我有时也把一些文章和诗文在她的博客圈里发表。  自离开晚亭以后,我们一直没有任何联系,我尝试碰碰运气,试着加雪儿的QQ,其实习惯了寂寞的我,花心的我,早已经做好了被婉拒的准备,出乎意料地,她竟然同意了,也许是苍天自有定数。  因为我经历过沧桑的过程,看过了太多的是非,很容易读懂雪儿文章的意境,美的后面是凄然,是渴望,是守候。聊过许多次之后,才发现雪儿其实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小女人,有时就象是一个小孩子,时不时地会撒娇,会气人,会捣乱,她其实是一个非常需要男人来宠爱的小女人。她的清高,她的矜持,她的孤傲,不过是一个女人保护自己的假面具而已;当一个人能穿越她灵魂的时候,一切面纱都会化为无有。一天在聊天中,我又给雪儿打出”我要让你爱上我”的文字,她依旧是那个骄傲的样子,威不可侵。不过,在我看来,那只是做的挣扎罢了。  “给我你的手机号?”我直入话题。  “干吗呀?”雪儿一贯如常地,充满戒心地反问?  “你是不是害怕真的爱上我不敢给啊?”我戏谑的语气打了过去,请将不如激将,这个对雪儿,有效,我心中有数。  “哼!给就给。我倒要看看你这个臭无名,如何让我爱上你?”雪儿不以为然的本色流露。  于是,我庆幸轻而易举地诱惑了小红帽,此时感觉自己还真有些大灰狼的天赋,暗自得意。不过,估计雪儿给了之后要后悔。  “你是不是现在又后悔了啊?”我又故意追问了一句。  “喂,谁后悔啊?我才不怕你呢。”跟过来就是一个小拳头的表情,想象中,雪儿一定是气鼓鼓的样子,我脸上不由浮起了笑意。我以前从不在论坛或者网页上挂自己的相片,因为对自己文字的自信。网络上的人,形形色色的都有,我非常不喜欢麻烦,不想招惹太多的是非,尽管有时还是无可避免。不过,孤独久了,静极思变,感觉也无所谓,把自己的相片简单处理了一下,发到了清风论坛的会员风采版块里,或许,我算不得,不过自我感觉还是良好。我也在会员风采中,看了雪儿的相片。许多人评价她象个洋娃娃,确实有些象。不过,我更恰当的感觉,雪儿更象是一个瓷娃娃,一不小心就会碰碎。  有一天,雪儿在QQ上发了一个噘嘴的表情,我连忙问她怎么回事,她告诉我,因为生意上的需要,这次要一个人去外地出趟长差,可能要七八天的样子,她本不想出去,不想离开家人,可是商场如战场,公司很多事情都是她料理的,她不去很多事情都不能圆满,可她平生次去遥远的地方出差,心里一直很不开心。  “没事,我会一直和你短信联系的。风可是无处不在的,如果你感觉风吹过耳边,那就是我在吻你。”  “你讨厌!又来占人家便宜,55555,你总是气我!”雪儿打过来一个冒火生气的表情,呜呜对着我哭。  “这么多年了,我一直都是一个人在全国各地飘泊,没有什么的,别离是为了相聚而出现的,你不会孤单的,因为有我。”跟她聊后,我若有所思,对天长叹,哎,人生尽不如意,总会遇到各种各样的无奈,许多时候,我们不可能总是在风雨中幸免,有时会淋湿了衣衫,更不幸的是被淋湿了心。  雪儿如期出差了,可能是路上太无聊了。她不时地发短信过来,我知道一个人的旅途是多么的无聊,所以总是及时回短信给她。同时也留意查了一下她出差地的天气,提醒她要注意衣食。雪儿到了那里,就非常忙碌,几乎一天都没有短信,或者就是短短一句,累了,我要休息了。为了不打扰她休息,我提醒她,手机短信设成震动,然后在深夜里打了许多短信给她,有时写一首小诗给她。   共 27896 字 6 页 首页1234...6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治男科研究院哪家好
云南好的专治癫痫病医院
怎样减少癫痫病的发病率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