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江南小说水陌轻寒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泰州信息港

导读

楔子  元熙九年秋,上突发奇疾。不食,不饮,状若薨焉。然一素衣女以金石之术医之,上醒,遂纳其为妃。赐号“陌”,甚宠之。——《夏史》    【

楔子  元熙九年秋,上突发奇疾。不食,不饮,状若薨焉。然一素衣女以金石之术医之,上醒,遂纳其为妃。赐号“陌”,甚宠之。——《夏史》    【陌妃】    黄昏暴雨袭来,百花褪了残红。但一株挺秀的蓝楹横斜逸出云汐宫的宫墙,那一片铺天盖地恣意汪洋的紫雾啊,丝毫无惧上天的凌虐,傲然挺立。  蓝楹,又名蓝雾。源自外藩,极为罕见。但所有人都认为,出现在这里是再寻常不过的事。  因为,这里是云汐宫,它的主人是,陌妃。  “念偿,再取石斛四钱,夏枯草一钱,半夏三钱,紫云英三块。”一个素衣胜雪的女子聚精会神地盯着面前初沸的深褐色液体。  “是,陌妃娘娘。”一个身着缥碧衫子的女子答道,随后恭谨地退出了云汐宫。  “这些事儿让下人干就好,如今你已贵为妃子,何必事事都亲自劳心哪?”一个温厚的声音传来。  陌妃抬头一看,微微一笑道:“皇上。”随后低声唤道:“青缇。”青缇会意,立刻守在了那紫砂小炉前。  “皇上请。”陌妃淡淡道。  皇上已经坐在临窗的紫檀榻上,将手搭在榻中的青玉几上早已摆好的天蝉丝小枕上。陌妃纤指搭脉,双目微阖。不一会儿,陌妃缓缓道:  “从脉象上看,虽然极细极虚,虚耎无力,但毕竟不是原来的若有若无。想必皇上体内只余轻微的残毒了,再服七天的药。就可痊愈了。”  皇上欣喜地拉起陌妃的手,笑道:“太好了,陌儿。这三年来幸亏有你。不然靠那帮饭桶御医,朕还不知会不会早就死了哪!”  陌妃不动声色将手抽回,“皇上福泽绵长,自然长命百岁。”  皇上没察觉到陌妃语意中的冷淡,还在兴奋道:“陌儿,再过八天就是朕的生辰,到那时朕有惊喜给你。你一定会喜欢的。”  陌妃淡然一笑道:“是吗?先谢过皇上了。不过臣妾身子乏了,想先歇息一下。”  皇上这才注意到陌妃眉宇之间有种说不出的疲乏,于是柔声道:“那爱妃先休息吧,朕改日再来看你。”  陌妃慵懒地靠在贵妃榻上,闭目养神。朦胧间看到念偿轻手轻脚地点上青铜鹤身灯上的烛火。  随后,念偿不见了。眼前出现了幽深的峡谷,半爿桃花。乳白色的雾气四处弥漫,在那雾色的尽头,一脉清泉自山顶悬下,注入水潭的一  霎那,水珠荡起犹如溅玉抛珠一般。一道黑色的影子越进了桃林。陌妃心神一凌,叱道:“什么人,敢擅闯清漪潭?”陌妃凭虚御风追到了那桃花林中。只见那盛放的桃花,乱落如雨。那还有半个影子。陌妃揉了揉眼睛,怀疑自己看错了。  刹那间,场景突变。月下,长身玉立的玄衣男子茕茕孑立清漪潭边。陌妃伸出手,缓缓揭下男子的黑色琉璃兰陵王面具。男子微微一笑道:“记着,我是晴初。”陌妃凝视着晴初清冷的眸子。只是一眼,也是永远。  “师傅!”陌妃突然惊叫。若隐若现的云烟中,凌云面沉如水:“陌儿,你难道忘了冷泉宫的规矩吗?”陌妃垂首道:“弟子不敢。”凌云好整以暇道:“晴初晴公子乃名门正派人士,向来与冷泉宫势不两立,你居然……”“弟子没有!”陌妃急切争辩道。“我不管你有没有,为师看你天赋异禀,给你一个机会。去,杀了他!”凌云冷冷道。  陌妃的手不住的颤抖,手里的琉璃尊中淡蓝色的液体微微洒出。晴初怔了怔,随即接过,一饮而下。“好酒!”晴初赞道。陌妃不敢看晴初的眼睛,头撇向身后。晴初缓缓走到陌妃面前,拉起陌妃的手,微笑道:“陌儿,别难过好吗?能死在你手里,是我之幸。”话未完,颓然倒下。  “你在找这个吗?”凌云的声音幽幽响起,恍若从幽冥传来。陌妃抬眼一看,凌云手中捏着一丸药,正是自己翻遍整个冷泉宫都找不到的九转回魂丹。凌云轻笑道:“陌儿,为师太了解你了,你怎会如此轻易地杀掉他哪?其中必然有诈。不过,你死了这条心吧!”说着将丢进了熊熊火焰里。陌妃欲住伸手去接,却发现自己浑身动弹不得,眼睁睁地看着跳跃的火舌吞噬了这的一丸九转回魂丹。  “不要!”一声凄楚的声音叫破了云汐宫静谧的夜。  门口守夜的念偿赶紧跑到榻前,看到陌妃面色惨白,冷汗涔涔而下。“娘娘,您怎么了,是不是又做噩梦了!”陌妃摆摆手道:“我没事儿。”“现在是什么时辰了?”陌妃定了定神,缓声道。“回娘娘,现在子时三刻。”念偿道。陌妃缓缓起身,走到窗前,那盆黑色曼陀罗在暗夜中益发妖娆。陌妃的指尖突然渗出血来,血珠儿滴在了曼陀罗花的花心,陌妃凝视着花,柔声道:“等着我,一切都快结束了。”    【薄年】    晨露未晞,一缕清辉从东方透出,微微照亮了山谷中的阴翳,泉水泠泠作响,却益发衬托出山谷的静谧。薄年低头看了眼手中的人皮地图,微微笑了。  为了这一刻他已经等了太久太久了。拜在剑神风残雪门下,整整研习了三年的残雪剑。又用千金从妙手空空鬼无踪手中换来这冷泉宫的地图。他自信即使宫主凌云还在世,也不会轻易胜了他。更何况现在宫主只是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而已。  但冷泉宫行事历来神秘诡谲,自己万万不可掉以轻心。薄年提醒自己,理了一下思绪,定下心来。从林间幽深的小道潜行,连一片花瓣都没有惊动。  一股若有若无的异香不知从哪儿弥漫而来,薄年定睛一看,前方一片妖异的绯红雾气。那异香突然变成了一股浓重的血腥气。急急向薄年袭来。不好,薄年暗叫。赶紧用左边的袍袖掩住口鼻,右手飞快地掏出一个玉色小瓶。倒出一粒丸药,塞进口中。  幸亏自己从地图上得知冷泉宫前终年布着桃花瘴。提前备好玉露解毒丹。不然还未到宫门口就死在了其中也未尝可知。暗暗收了不少骄纵之气,薄年定了定神朝那片绯红谨慎前行。  好美,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古往今来多少文人骚客,争相歌颂这明丽鲜艳的桃花,却不知这美景之下却隐藏在毒辣的阵法。就好比她一样。哥哥啊,你太傻。薄年忍不住感叹道。  穿越诡异的桃花瘴,豁然开朗。一道清泉,一汪碧色深潭。这应该就是地图上所标记的清漪潭了吧。冷泉宫在武林中传说了很久,但这也仅仅是传说而已。谁也不知道这冷泉宫的确切地点。很多企图造访冷泉宫的人,即使侥幸地从桃花瘴中逃出,看见的仅仅是清幽的景色而并非宫殿,往往就此打道回府。  但薄年知道这冷泉宫就在这深沉的清漪潭中,而入口就在飞珠泻玉的泠泉后。  深吸了一口气,薄年凝结了全身的真气,左脚轻点旁边的树枝杈。一跃而起。用一招云飞鸟渡转眼之间飞到了泠泉后。果然有一个空旷的石洞,薄年抖落了身上的水珠,徐步前进。  越往前行,石洞越窄。到竟成了只容一人通行的通道。洞中极为潮湿,石壁和地上上长满了密密麻麻的青苔,一不小心就要滑到。  水声渐渐听不到了,眼前出现了点点莹莹绿光,好像夏天傍晚纷飞的流萤。薄年这才发现,已经走出了粗糙的不规整的石灰岩通道。光线越来越暗,薄年点亮了火折子。那莹莹绿光原来是玄英岩所发出的。流动的光华瑰丽,令人心驰荡漾。前面的汉白玉石门挂着一个牌匾,上面用雍容的古隶写着三个大字“冷泉宫”。  “什么人?”一个凌厉的声音从门里传来。薄年心神一凛,忙躲在石门前的青铜异兽后,一个紫衣女子从门内跃出,仔细地探查。薄年屏住呼吸,只听见心脏“咚咚”的声响。  “没有人啊!”紫衣女子自言自语道,继而转身回宫。  薄年长出一口气,从青铜兽中走出。  “你果然在这儿!”薄年一出来就看见了紫衣女子似笑非笑的脸。  “说,你究竟是什么人?竟敢擅闯冷泉宫!”紫衣女子冷冷道。  “少废话,接招!”薄年骈指如风向紫衣女子周身十二处大穴点来。那女子冷笑一声,身子一闪同时抽出腰上的长剑,阻挡住薄年的强攻。  薄年变指为掌,左掌一引,右手穿出带着一阵凌厉之意向那女子迎面袭来。出手快得简直不可思议,只见其影不见其形。那女子横剑一架,只剩招架之功。薄年冷笑一声:“冷泉宫,不过如此。”一个俯折跃进了宫内。  冷泉宫是按天上二十八星宿的方位建造的,薄年仔细回想一下地图,自己现在应该处在南方朱雀七宿中的鬼宿,地图上只是简略标注了星宿的名字,具体有什么用处并未说明。  哥哥,你到底在哪啊?薄年心中问道。没办法一间一间找吧。薄年推开了鬼宿的石门,一推开就被密密匝匝的灰尘淹没了,整个石室中泛着星星点点的幽蓝光芒,好像万点流萤。薄年点亮了火折子,一看,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那石室中堆满了白花花的骷髅,想必那蓝光是骷髅所散发的磷光。薄年仔细一看,每个骷髅头的头骨上都有一个酒盅大小的圆洞,而其他的白骨都用铁钉扭曲在一起。薄年心中一阵恶寒,冲出了鬼宿。  薄年来到旁边这间轸宿,这间看起来好了很多。石壁四周是整整齐齐的木头架子。因为年代久远,许多已经腐朽不堪,仿佛一碰就会化作灰白色的齑粉。架子上摆放着很多青花大罐。薄年皱着眉头掀开一个盖子,一股奇异的腥臭从罐子弥漫开来,似乎有无数怨灵破罐而出。罐子里是淡黄色的黏液,上面还漂浮着一些棉絮状的东西,好像是残破的筋肉,还丝丝粘连着。薄年胃里一阵收缩,不由扶着墙干呕起来。邪魔外教,果真阴寒无比。  薄年缓缓走出轸宿,来到了第三间柳宿,深深吸了一口气,做好了一切准备。伸手推开了门,但他还是吓了一跳,不是不正常,而是太过正常了,反而生出一股妖气来。正堂是一方约十尺高的黄花梨木书架,大多都是医书,史书,还有就是前人的笔记志怪小说。书架下设一紫檀几案,案上摆着文房四宝,还有一个天青色的哥窑笔洗。案面上也落了很多灰尘,显然很久没用了。右侧墙挂着一方图,引起了薄年的兴趣。图上画着一个鹤发童颜的老人在古松下微微笑着,眉宇间有种说不出的出世风华。右侧留白处写着“妙手回春”四个篆字,落款是千柳老人。千柳老人,柳回春?这里怎么会供着一代医神柳回春的像。  “快快,他就在哪儿!”外面传来了嘈嘈杂杂的声音。薄年忙从柳宿中退出,几个黑衣女子提长剑向他追来。薄年不想杀无辜的人,匆匆向前甬道躲去,但奈何那几名女子实在是不识相,一直穷追不舍。出剑,刹那间如冬日漫天的雪花纷纷落下,但那不是雪花,而是剑芒,残雪剑的剑芒。那几名女子脸色随着璀璨的剑芒一同一点点黯淡下来了。  被那几名黑衣女子追到不知什么地方,只见眼前那二十八星宿如士兵般拱卫这一座白色小阁楼。这想必就是冷泉宫的禁地冷月阁吧。薄年走上前去。  青黑色的石阶上头中间是一方小池,足有半人高,小池是由一整块紫云英镂空而成,通体萦绕在淡淡的紫光中。池中的水异常清澈。  水中横卧一个男子,一个极其俊美的男子。  他双目微合,神态安详,就好像睡着了一样。墨色衣服上的暗夜曼荼罗在仿佛水中肆意游曳。薄年趴在池边,死死地盯着那男子,失声道:“哥哥!”那人正是他的哥哥,晴初。薄年伸手准备捞起他,手刚一接触水,不由打了个寒战。好冷,这池水竟然比千年寒冰还冷冽几分。  倏然听到一声娇叱:“你竟敢擅闯禁地!”  正是那紫衣女子,那女子看到眼前的景象怔了一怔。  当年祖师爷柳回春发现了这方冷泉,才在此建了冷泉宫。泉水奇寒无比,但却有延年益寿之奇效。习武之人饮之功力大增,就算是个普通人喝了也能增寿十年。历任冷泉宫主莫不视其如珍宝,姐姐居然舍得用如此珍贵的冷泉来浸泡他。  薄年抱起晴初,手一抬,朝那女子方向发出了几道寒光。女子回身一闪,才发现薄年的目的并不在她,而是后面的琉星月,那是整个冷泉宫的机关枢纽所在,女子赶忙飞身一一接住,回身才发现薄年已从池下的暗道消失了。  “快,给宫主飞鸽传书,禀明这里的情况。”紫衣女子叫道。    【晴初】    夜,漆黑如墨。只有一钩寒月挂在天边。  皇宫内灯火通明,绚丽如天边的虹。  “娘娘,皇上已经第四次派人来催了啊!”念偿劝道。  “你去回了他,说我身子不爽,不宜多走动。”陌妃懒懒道。  “今天可是皇上的生辰啊,您可不好拂了圣上的面子啊!”青缇也在一旁劝道。  陌妃瞄了她一眼,也不十分用心地说:“那又与我何干?”  “对了,皇上的药服了吗?有什么反应没有?”陌妃淡淡道。  “今天晚上,皇上服了一遍药后,感觉通体舒泰,数十年都未有这感觉。像是换了个人似的。”念偿笑道。  “那就好。好了,你们都下去吧!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进来。”陌妃一句声音陡然扬起。  念偿和青缇相视一眼,她们都太清楚这位主子的脾气了,知道多说无益,都恭谨地退出了云汐宫。  看了一眼云汐宫中郁郁葱葱的奇花异卉,陌妃微微叹了一口气,准备凌空而去。  倏然,陌妃感觉到了一股冰冷而强大的杀气,全身的真气本能激起护体。陌妃眉头紧皱,强敌并不是次遇到。 共 614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炎术后吃什么好
黑龙江治疗男科专科研究院哪好
云南治疗癫痫研究院哪好
标签

上一页:七绝午休入梦

下一页:爱不应该纠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