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阿p代哭

2018-09-15 11:43:41

一天,邻村的吴德福老人不幸去世了,家里过丧事。阿p和媳妇小兰去看热闹。

按照目下关中农村的风俗。丧事一般要经过扫墓、请灵、接戏饭,晚上唱大戏、演歌舞这几个流程。而感动人的就是请灵了。

请灵--男女孝子身穿白色孝服,头戴白帽和眼罩,手柱哭丧棍。男孝子端盘,打灯,在吹鼓手的带领下,到坟里去请已故祖先的灵魂;女孝子则在家门前,待男孝子回来时就哭着去接灵。这时候,谁哭的越恓惶,越能打动围观的人就越表明谁有孝心。

今天,这请灵的孝子们哭的可不一般,走在前面的哭声,一口一个爸呀爸呀的叫。感动的围观人也一个个眼睛都红红的。

看着看着,小兰觉得有点不对劲,就用胳膊肘轻轻的撞撞阿p:"当家的,不对么,这福德叔的儿子咋不见请灵呢?"阿p正看的入迷,深受感染,身在悲痛之中,见媳妇问话,连忙檫了檫脸上的泪水,揉了揉眼晴细细一看,可不是吗,走在前面的那个人他根本不认识。他不由得转身向四周看了看,却突然发现吴德福的儿子吴人西装革履地站在自家门口,手中夹着一只香烟洋洋得意的看热闹呢。阿p顿时纳闷起来:这吴人今天是咋了,自家老爷子死了,难道就一点不伤心么?还若无其事的有心思和大家一样看热闹?那么,走在前面哭的恓惶那人又是谁呢?

就在这时,旁边一个老头却愤愤不平的骂道:"妈的。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了,亲娘老子死了,自己一滴眼泪没有不说,还别出心裁的花钱请人代哭。啥德行吗?"

"什么,代哭?"阿p觉得稀奇,忙问老头这是怎么回事,老头用鄙视的口气说:"这你还不知道?就是自己花钱雇人哭嘛。"说完老头子无不感慨,"我说呀,如今这人也是的,为几个钱啥事都干哩。给人甘愿当孝子贤孙,这叫羞先人哩。"

阿p却不关心这个丢人不丢人的事,他问:"这哭一次能挣多少钱?"

"听说一次一百元,表现的好,还有二百的。"

阿p吐了下舌头:"乖乖。这钱挣的也太容易了。"话是这么说,阿p心里有了主意。

回到家里,阿p对媳妇小兰说:"我看这事能成。"

小兰见阿p没头没脑的冒出这句话,疑惑不解的问:"啥事?""代哭么。"接着,阿p就把自己想干代哭的事全盘托出。

不料小兰听了极力反对:"什么,给人当孝子?你先问问你爸你妈同意不!"

阿p毫不在乎的说:"这有个啥,演戏么,又不是真的,怕啥?你没看电视电影上到处都是。咱哭是假,为钱可是真的。"

阿p的理由总是有的,小兰是永远说不过阿p的。她知道阿p的脾气,他决定干的事就是十头牛也难拉回。于是,就无可奈何的说:"不嫌人骂了你就丢人去。"

阿p说干就干,很快就接到了笔生意。为了打好这头一仗,阿p做了充分的准备。他请人做了一套孝服,又买了些化妆品,还专门用了半天的时间到网吧,从网上下载了有关材料把它打印出来,背的滚瓜烂熟。

这次是邻村一个教师的妈死了。过事的那天,阿p披麻戴孝,一把鼻涕一把泪,妈呀妈呀的叫个不停,连哭带诉说,直哭的昏天黑地,死去活来。把看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感动的个个泪如雨下,人人唏嘘不已。

阿p的出色表演,深得群众的夸赞,也同样的得到主人的赏识和认同。这次,他如愿以偿的挣得报酬二百元,这还不算,主人因为阿p给自己赚足了脸面,还额外给他披了红。

阿p旗开得胜,满面春风的回到家,见了媳妇小兰,掏出红艳艳的百元钞票在她眼前一晃,得意的说:"咋样?就一两个小时,这二百元就到手了。"

小兰却不屑一顾,嘴一撇:"看把你张的。你没听人背后咋骂哩。"阿p嘿嘿一笑:"如今是经济社会,能挣来钱才算有真本事。"

小兰知道阿p又要讲他的一套理论,不再理他,忙她的家务去了。

阿p一哭成名,一下子成了大忙人,今天东家请,明日西家叫,整天忙得不沾家。当然那票子就像流水似的往自己的口袋里流。从此阿p仿佛换了个人,得意极了,一副大明星的派头,走起路来也是连蹦带跳的,见人头仰的老高,就连抽烟也提高了几个档次。村里人对他也刮目相看,见了就给他敬烟,可阿p连看也不看一眼,掏出自己的芙蓉王往嘴角一叼,然后掏出打火机叭的一下点着,头也不回的走了。

阿p出了名,身价徒增。一般人请他代哭,钱少是不去的。按阿p的话说,自己现在瞎好是个腕儿。

这天,阿p刚从一家代哭回来,屁股还没挨板凳就又有人来请,这次是一个在外地当镇长的家里过事。

阿p见来人势大,就想狠狠的捞一把,一开口就要一千元。当官的有的是钱,来联系的人也就没讨价还价的答应了。于是,阿p就马不停蹄的骑着摩托跟着去了。

来到主人家,阿p二话没说换好孝服,化好妆,就跟着孝子的队伍就出发了。

当官的过丧事,来看热闹的人特别多,里三层外三层的把请灵的现场围得水泄不通。不但如此,主人还请了摄影师来拍录像。

阿p一看来了这么多人,也觉得这是个表现自己的大好机会,心想今天要好好的表演一番,因为这录像一播,四乡八村知道的人不是更多了,自己也就更红了,以后就会更加财源滚滚。

阿p心里正做着好梦,幢憬着那红艳艳的钞票呢,忽听有人大喊一声:"到家门口了。"于是赶紧嚎了起来:"爸呀--我难见的爸呀--"这声一出,立即引起了人们的议论,周围一阵嗡嗡声。

阿p只顾低头大哭干嚎,也听不清围观的人在说啥,还以为和往常一样在夸自己呢,就更来劲了,哭的声更大了。一口一个爸的叫起来。

阿p全神贯注的进入角色,极尽全力的表演着。正在兴头上,忽觉得屁股上被人踢了一脚,顿觉屁股一阵痛。本来他就弯着腰,冷不防被这一踢,一下子就趴在了地上,他不由得揭开眼罩一看,只见眼前站着一个怒目圆睁的小伙子。

阿p自从干代哭这行当一来,听到的都是赞扬和夸奖声,那遇到过这样的非礼之举。于是就停住了哭,抬起头有点不解的看着小伙子问:"你这是干什么?"

小伙子不仅没道歉,反而骂道:"你能代哭你娘的脚,瞎了你的狗眼了,你没看死的是男人还是女人。在这儿狼哭鬼嚎胡哭啥哩,还不快给我滚,得是想挨打哩。"

阿p这才恍然大悟,人家死了妈,由于自己一时着急只顾想出名挣钱,哭成爸了。这回演砸了,只好啥也没说,连滚带爬的钻出人群,连孝服也没来得及脱,就灰溜溜的骑上摩托逃走了。

回到家里,媳妇小兰奚落到:"我说你呀,不见棺材不掉泪,这回人丢大了吧。"

做了不光彩的事,阿p任凭媳妇如何说再也不吭声了。

此从出了这事,再也没人请阿p代哭了。阿p也觉得脸上无光,一连几天在家里闷头大睡,懒得出门。

这天,村长来找阿p。阿p以为又是找他代哭的,还没等村长开口说话,他就推辞说:"老叔,请你免开尊口,我已不干代哭了。"

"哈哈,--"村长一声大笑,"看把你吓得。叔不是请你代哭哩。叔来通知你,让你明天到镇政府领奖去呢?"

"领奖,领什么奖?"阿p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村长说:"你小子这次可真的出名了,不要看这回代哭闹出了笑话,可因祸得福。就因为你的代哭闹出了笑话,一下子就把那个镇长借给他妈办丧事聚敛钱财的事暴露了。有人把这事反映到纪检部门,上边一查,接着顺藤摸瓜,还真的查出了个大贪官。阿p呀,你这不立功了?所以镇上决定要对你进行表扬奖励,别忘了,明天就到政府领奖去呀。"

村长一走,阿p高兴了,他情不自禁的一把抱住媳妇小兰,美美的亲了一口说:"你看看,我阿p这代哭还得奖了,这回你还有啥说的?"

小兰狠狠的用手剜了一下阿p的额头问:"那你的意思以后还要去代哭了?"

阿p扮了个鬼脸,一本正经对小兰说:"我才不干哩,我要把眼泪留下以后哭咱爸咱妈呢!"

安利直销
汽车节油产品图片
世锦轩基本信息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