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海蓝小说此情绵绵无绝期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泰州信息港

导读

临近傍晚下班的时候,突然接到老同学田园打来的的手机电话,告诉我她上午刚刚到机场接来了两个不速之客,一对来自于四川都江堰市的老夫妇。邀请我参加

临近傍晚下班的时候,突然接到老同学田园打来的的手机电话,告诉我她上午刚刚到机场接来了两个不速之客,一对来自于四川都江堰市的老夫妇。邀请我参加她在林海酒店为他们准备的接风宴会,并且叮嘱我必须准时到场进入陪客的角色。  田园不仅仅是我中学时期的老同学,还是我上山下乡时候的初恋朋友。尽管因为种种原因,阴差阳错地我们后来没有走到一个空间里生活,却一直是情投意合的知己,所以,她无论遇到什么重大或者棘手事情和问题都喜欢找我商量谋划。我对田园的家庭也是非常了解的,甚至可以说是了如指掌,可从来没有听说过他们家在四川有什么亲戚啊?在打车赶往林海酒店的途中,我的心里始终在纳闷,究竟是什么不速之客会不远万里来到遥远的林区找田园?这一对老夫妇与田园的家族又有着什么令人匪夷所思的故事呢?  带着一连串的问号,我走进了林海酒店的玫瑰厅。甫一坐定,我就观察到了坐在主宾席上的两个陌生老人,他们显得很有风度,也格外的彬彬有礼。看上去,虽然已经年逾古稀,却精神矍铄,神采从容而淡定。  “我来介绍一下吧,这位是杨叔叔,退休前是都江堰市委党校的教授。这位是梁阿姨,曾经是《川江日报》的记者,也是我爸爸大学时期的同窗好友。”田园向我介绍主宾的同时,脸上泛着光晕,坐在杨叔叔和梁阿姨边上的田婶也向我诡秘地笑着……  酒宴开始后不久,还是记者出身的梁阿姨率先站起来说话敬酒:“我今天和老杨都非常高兴,心情也很激动。五十年后再一次回到东北,重新找到了我的老同学,真是让我感慨万端啊!”哦,原来,梁阿姨也是东北人,难怪她的普通话讲得这样好,东北话说得如此地道,我开始走出迷津而恍然了。“如果大家不觉得扫兴,我提议,把这杯酒敬给已经离开我们整整十年了的田光北同志,以寄托我们的哀思……”梁阿姨的声音有些哽咽,在带头将杯中的酒洒到地下后,我发现她的眼里噙满了泪水,端着酒杯的手也在微微地颤抖着。  人到中年先后失去的儿子和三女儿的田婶,此时此刻显得超乎寻常的刚毅和从容。老人家在为客人斟满酒后,把她的眼光转向了我,“反正今天到场的也都不是外人,我也是直到今天才知道的。你们的梁阿姨不但是你们田叔叔的大学同窗,他们之间还曾经有过一段鲜为人知的缠绵悱恻的恋情。可惜呀,可惜,老天爷无情!”说到这里,激动的田婶很爽快的提议为与梁阿姨共同爱上一个多才多艺的男人而干上一杯。目睹此情此景,看到两个白发苍苍的长辈都泪流满面的时候,我和田园以及始终微笑并且感慨的杨叔叔情不自禁地为她们鼓起了掌。  与我邻坐的田园贴着我的耳朵小声告诉我:“真的很惊奇,原来,我爸爸年轻的时候也像咱们一样浪漫,他和梁阿姨的这段故事从来就没有对家人提起过,包括我妈妈。”  在感慨万端中,田叔叔的形象再一次浮现在了我的眼前。他,高高的身材,一双明亮的眼睛,并且那个苏格拉底式的额头,是他聪慧睿智的标志和特色。身为一家大企业党委宣传部长的他,博览群书,才华横溢,始终保持着手不释卷的生活习惯。同时,他在业余生活中又显得非常的丰富多彩,篮球打得好,排球也玩得潇洒,即使是到了中年的时候也依然显得英姿勃发,风度翩翩,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对我后来步他的后尘走上宣传部领导岗位的影响是巨大的。也难怪田园总是对我说:“你,非常像我的爸爸!”  作为一个企业普普通通工人的儿子,当初我与田园恋爱田叔叔之所以不但没有意见,还表现的很喜欢我,大概就是因为老人家在我的身上看到了自己青春时候的影子吧。  此时,借着红酒的燃烧,梁阿姨的情感也开始燃烧起来。她很直爽也语重心长地对大家坦白:“其实,我与老田相恋的时间也不过就是一年多的光景。可我们那些青春的故事却叫我一辈子铭心刻骨,而且年纪越老就越是愿意回忆。”  在一个老记者富有职业特点的娓娓叙述中,我走进了梁阿姨与田叔叔的青春故事里。  田叔叔和梁阿姨都是黑龙江克山人。五十年代中期两个人同时考上了哈尔滨的一所理工大学,在学校田叔叔是学生会的宣传部部长,梁阿姨是文体部长,在一系列的活动中有了经常的接触和了解。毕业后又被双双分配到了祖国大西南的一个冶金企业,并且一个车间里朝夕相处。黑土地的乡情,同窗之谊的基础,一个陌生空间工作生活的机缘,让他们很快地产生了缠绵的情怀和依恋的感觉。他们出双入对,共同写诗,互相推荐借阅书籍,玫瑰色的梦想氤氲在两个年轻人的心间和周围。然而,当组织上因工作需要再一次把田叔叔调回东北齐齐哈尔的时候,他们之间的爱情经受了严峻的考验,矛盾也由此产生了。不近人情的组织不同意梁阿姨与田叔叔相偕北归,只答应今后再适当予以考虑。两个人在成都火车站依依不舍地挥泪告别后,从此天各一方,关山阻绝……  究竟是田叔叔后来做了负情郎还是梁阿姨另有遭遇,记者阿姨没有公开,我和在座的其他人也不便细问。总之,是梁阿姨不远万里来到林都,田叔叔早已经离开了人世,看到的只能是一座虽然庄严却显得冰冷冷的坟墓。  酒宴上,听着梁阿姨的叙述,田园已是泣不成声,田婶也是感慨万分。而我呢?为了活跃气氛,主动站起来为他们唱了一首《蝶恋花·答李淑一》,我感觉,我的眼睛也被泪水模糊了。   共 204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老公身患加重不射精症怎么治疗呢?
黑龙江的专治男科研究院
预防
标签

上一页:灵魂摆渡1

下一页:下雨的日子1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