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如果此生没有遇见你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泰州信息港

导读

直到现在,苏诺脑海中依然定格这一个景象。  在梧桐叶大片大片往下落的季节,她踏着满地厚厚的梧桐叶回家,路旁是立着的路灯发着温暖的橙色光芒。他

直到现在,苏诺脑海中依然定格这一个景象。  在梧桐叶大片大片往下落的季节,她踏着满地厚厚的梧桐叶回家,路旁是立着的路灯发着温暖的橙色光芒。他挡住了她的去路,倔强的仰起头,拍了拍身旁的自行车,说:“我载你回家。”于是苏诺微笑着跳上车,随他一起淹没在氤氲的空气中。  次遇见白小虎就是这样的场景。  彼时,他只是一个青涩极了的陌上少年。留干净的短发,穿灰色的棉外套,笑的时候眼睛会弯成月牙状。几乎没有迟疑的,苏诺跳上了他的车,然后揽住他的腰身。他眼睛里掩饰不住的惊讶。  “小妹妹,你不怕我么?”白小虎哆哆嗦嗦的问道。  “不怕,也许你并不知道,我没有什么好让你抢的,无财无色。既然这样,有人带我回家不是很好?”苏诺坐在车上晃着腿说道,“我正好累坏了。”  白小虎仔细打量了我几眼,然后蹬上了自行车:“说吧,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家。”  苏诺报出了地名,一个虽然在市中心周围,但是却很破旧的小区。这个城市的人都知道,住在那的人,都是在社会底层挣扎的劳动人民。她看不到白小虎的表情,但是看见他的背瞬间挺直了。苏诺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并不怪他,在这所学校念书的人,大部分都是富人家的子弟。苏诺已经习惯了在周遭嘲笑的议论中生活。现在已经高三了,只需要再熬几个月,就能逃离这个学校。幸好她的成绩并不差。  “到了。”  正在回忆的时候,白小虎突然喊了一句。苏诺抬眼看了看前面,的确是到了。于是跳下车。往小区内走去。虽然靠市中心不远,但是进小区必须走一条比较长的小巷。是没有路灯的,苏诺也没奢望过会安路灯。  “那个,同学,你等会,我送你过去。”白小虎仿佛下了好大的决心,叫住她说。  转身,不可思议的看着他:“算了,这不是你该去的地方。”  白小虎推着车走过来说:“你一个女孩子,我不放心,还是送送你吧。”  多年后苏诺回忆起那句话,还是感到温暖。白小虎不知道,当他说出这句话时,苏诺的内心活动,不管以后会不会再见面,她想,她是不会忘记他了。苏诺垂下头,当是默认。一时间,两个都无话。  “你为什么不问我?“白小虎突然间问道。  “问你什么?“  “问我为什么要载你回家。“  “恩,你为什么要载我回家?”  “我告诉你,但是你不能生气。”月光下的白小虎特别认真。  “恩。”  “我和同学打赌,输了的人要载第十个从校门口走出的女生回家。”  “这么说,你这次打输了?”  “恩,本来可以赢的,真倒霉。”白小虎挠挠头说。  “我到了。”苏诺站在家门口说道,“谢谢你。”  “生气了?”白小虎问。  “没,没什么好生气的。”  “那就好,我叫白小虎,你叫什么名字啊?“  “苏诺。“  “真好听。“  “谢谢。“她说完便转身走进了楼道。  白小虎站在月光下,身影笔直,笑尴尬的冻在脸上,刚要说出口的“再见”被吞进了肚子里。然后摸摸鼻子,“哗”的一下蹬上了自行车。  苏诺在黑暗中转身,看着楼道外满地的月光。觉得她似乎在做梦。奇怪的相遇。奇怪的男孩。  没想到,第二天放学,又遇见了他。  “苏诺。”白小虎一只脚撑地一只脚放在脚踏车的踏板上叫她。  “唔,怎么又是你。”苏诺疑惑。  “送你回家。“  “你又输了?我又是第十个?“  “没,只是想送你回家。”白小虎干净的笑。  苏诺打量着白小虎,往后退:“我高三了,如果你想找我玩,我不能奉陪。”  白小虎咧开嘴笑:“我也是高三,我只是觉得你一个女孩天天单独回家很危险,正好去我家要经过你家,这并不麻烦。而且……“白小虎顿了顿。  苏诺警惕道:“而且什么?“  “而且听说你是优等生,近朱者赤,你可以帮帮我。“白小虎一脸坦荡。  苏诺松了一口气,跳上了车。苏诺不知道,这一跳,便把自己和白小虎的生活紧紧的纠缠在一起了,即使抽离一点点,也会伤筋动骨的疼痛。离开彼此,除非心不在了。两个不同轨道的星星,就这样交汇在了一起。不得不承认,缘分,真的是一种奇妙的东西。  不得不承认,苏诺和白小虎在一起是开心的,只有和他对立站着,才能感觉到一种平等。  “苏诺,你认识白小虎?”一天课间,班花裴佩便急急忙忙的跑来苏诺桌旁边问。一时间,苏诺受宠若惊。裴佩在班上一直属于公主型女生。即使在学业繁忙的高三,头发还是精致的梳着。平时说话头都是高高的仰着的,今天苏诺看见她在自己面前低着头,甚至有点祈求的问着自己,除下震惊,苏诺不知道怎么去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  “算认识吧。你怎么知道我认识他?“  “你不知道吗,裴佩喜欢了白小虎三年。白小虎的一举一动她都留意的。近发现他晚上会等你回家,所以才知道的。“旁边裴佩的好友,小熊偷偷的插嘴道。  “对哦,他为什么会带你回家?“裴佩问道。  “哦,是这样的。“苏诺的脑子飞速运转:”顺路,他也想在路上问我点关于学习的问题,毕竟高三了。“  “怪不得。“裴佩点头。苏诺看着她,不知道她是好哄,还是自己在她面前真的没有一点竞争力。同是女人,苏诺看看裴佩再看看自己,一声叹息,我是男的。  “裴佩又仰起了自己高傲的头。“苏诺,有机会介绍我认识他,行吗?我知道他是一个不喜欢说话的人。并没有什么朋友,我认识的人里面,也就是你认识他了。”  “恩。“根本没法拒绝她的要求。  晚上,白小虎依旧在校门口拐弯处等着,高三的学生总是很小心。虽然两个人只是朋友。现在两个人熟悉后,白小虎总会买点可以拿在手上吃的宵夜给苏诺。晚上自习消耗大。白小虎次买的时候这样说道。现在苏诺很习惯的接过白小虎手里的宵夜,跳上车,叫一声:“驾!“白小虎就温顺的蹬起了车。  “苏诺,你给我留点,等到了暗点的地方喂我吃,我饿。“白小虎死皮赖脸的说道。  “好呀,但是现在这么亮。“苏诺故意把东西咬的”咯吱咯吱“响。  ‘苏诺,你这个坏蛋,给我小声点吃。我真饿了,浑身无力,我今天做了两套试卷。“白小虎哀叫。  苏诺看了看四周,没有认识的人,极其速度的伸长手臂,往白小虎口里塞了块饼:“奖励你做了两套试卷的,再接再厉,boy。”  “一定一定。“白小虎咬字不清的应道。苏诺甚至看见他在点头。苏诺看着呆呆的他不住的笑,这哪像裴佩口中说的不爱说话的男生。  “白小虎,我听别人说你不爱说话,没有什么朋友,真的么?”  “唔,谁说的?”  “你回答我问题就好了。”  “恩,算吧。我朋友很少,在学校,我也不愿意说太多话。“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苏诺被白小虎身上那种忧郁的气质感染了,她心疼他。那为什么和我在一起的时候这么开朗?苏诺想问,终究没有问出口。  ”认识裴佩么?“  “裴佩?不认识,谁啊?“白小虎问,然后道:”现在暗了,苏诺,再喂块给我。“  “她是我们班的班花,想认识你。“  “哦,没空。”白小虎把饼咬的“咯吱咯吱“响,“苏诺,以后到了大学,你也这样喂我吃饼。“  赤裸裸的语言调戏,苏诺在白小虎背上来了一拳:“想的美。“但是不可知否。苏诺在那一刻,内心,花开如春。“你得好好学习。”苏诺捶完后补了一句。  “当然,我今天都做了两套试卷。”  “吃你的饼,两套远远不够。”  在分手的楼道下,白小虎看着苏诺,认真的说:“我会好好学的,你放心。”苏诺是开心的,但是却躲闪着:“再见,白小虎。”  “恩。”  又是如往常那样,在黑暗的楼道转身,看着他“哗”的蹬上了自行车。她是不舍的,似乎,觉得只有和他在一起,自己才是生动的。但是想起明天,苏诺苦恼的抓着头,明天裴佩一定会来问的,到时候,怎么说才好。罢了,苏诺上了楼。  可是,没想到,第二天,裴佩并没有来找她,这倒让苏诺送了口气,但是隐隐觉得不安。毕竟年少,没有太多心思,不安感没过一天就被铺天盖地的试题淹没了。这几天,大家一直在准备着马上到来的模拟考。这时候,已经是春末夏初了。认识白小虎的时候还是秋末的时候。时间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这么多了。苏诺看着窗外那棵大树想。可是苏诺依旧清楚的记得初次见面的那一幕,仿佛昨天发生一样。  “苏诺,出来一下。”班主任一向对她很和蔼。  “听说,你近和八班的白小虎走的很近?”班主任隐晦的说着,脸上有很铁不成钢的意味。  “我们,只是好朋友。”苏诺解释。  “好朋友?好朋友会天天送你回家?好朋友会在大街上喂对方吃东西?“班主任生气了。  苏诺诧异的抬起头,他是怎么知道的?难道是,裴佩?  “以后不许你和他来往了,现在是非常时期,马上要高考了,你们必须保持一段距离。再这样,就要叫家长了。“  “不要,老师,我答应你。“苏诺听见老师说叫家长,慌了神。连忙说道。  可能你现在不明白,但是,老师是在为你好。高考是个转折点,苏诺你是聪明的孩子,你知道怎么做就好。“  “恩。“苏诺垂首。家长是她的软肋,如果可以保护他们,苏诺可以无条件投降。  她不知道,他们谈话的拐角处,有个身影,心痛的蹲下了身。是的,白小虎。  嫉妒真的会让一个女生变的心机深沉。在看见苏诺喂白小虎吃东西的那一刻起,裴佩就决定破坏这一切。她如此相信苏诺,相信她会帮她。可是,其实她才是自己的敌人。裴佩习惯了当小公主,突然被打败,那种挫败感使她加倍的讨厌苏诺。她知道,或许说,她认为,让他们分开是一件很简单的事。只要告诉班主任这一切,班主任一定会阻止的,以苏诺的性格,是会答应的,而这时候,只要叫白小熊经过他们谈话的地点,听见了内容便好了。  的确,她做到了,但是当她经过白小虎旁边,看见难过的蹲下去的白小虎时,突然很后悔自己做的这些。她很想靠近温暖他,但是,不行。裴佩慢慢的走进了教室,她用很慢的速度经过白小虎身旁,尽力拉长和白小虎“相处”的时间。走进教室门的时候,裴佩回头看了一眼白小虎,我爱你。她在心里说道。或许还应该加上一句:对不起。裴佩想。  放学后,苏诺没有在拐弯口看见白小虎。准备好的台词一下子没有地方说了。却转而担心起他了。他去哪了?还是不放心,跑去教室找他,不在。想必是有急事先回去了吧。苏诺怅然若失。几乎是挪回家的。  没想到在回家的巷子口,遇上了他。  “白小虎。”苏诺喊,那一瞬间,她又欣喜又踏实。看见他,她就心安了。  白小虎还是像往常那样,一只脚撑在地上,另一只脚踏在脚踏车上。“怎么这么晚才回来?“白小虎的声音很生气。  “等很久了吗?“苏诺问。  “不是因为等很久了,这么晚了,女孩子还不回家很危险。“  “我是因为怕你出事了,跑回去找了会你。平时走回来,很快的。“苏诺简直没有力气和他争吵。  “你这个白痴,不知道怎么考年级的。以后没看见我就先回来。”白小虎看着苏诺:“而且,你不是答应了你班主任,以后不和我来往么?怎么还担心我?“  “你,你听到了?“苏诺无地自容。  “恩,我尊重你,这次等你,是想和你说再见的。“白小虎说出这句话后,脸色惨白的厉害。他舍不得,真的舍不得。  “尊重我,说再见?“苏诺觉得心狠狠的抽搐了一下,只是喃喃自语的重复着他说的话。她想说不要,可是,还有一个月就高考了。苏诺咬着唇,不知如何是好。  白小虎甚至没有看她的勇气了,眼睛直愣愣的看着前方,又不想离开。两个人只是僵持着。  “我该回去了。“苏诺知道自己不能再待下去了,于是开口说道。  “恩。“白小虎另一只脚踏上了脚踏车。  如所有恶俗电影一般,两个人背道而行。苏诺万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成为其中的女主角。  “砰”。身后传来了一声闷响。苏诺回头,只见白小虎连带自行车,一起摔倒在地。想也没想,连忙跑去看:“你这个笨蛋,摔到了没。”苏诺蹲下去想看清楚白小虎。可是白小虎不说话,只是用双手捂着脸,躺在地上。苏诺急了,难道摔到脸了?于是柔声说:“白小虎。乖,给我看看。”然后弯下腰身去掰他捂着脸的手。白小虎摇头。苏诺更急了,但是语气还是柔和的:“乖,不疼的。”  想也没想到的,白小虎速度惊人,张开双手把苏诺抱住,然后吻了下去。苏诺能感觉到他脸上的潮湿,他哭了,白小虎哭了。因为要和自己再见!本来应该生气的不是么,但是苏诺只觉得幸福,她闭上了眼睛,也抱住了白小虎。初吻初抱,都给了他。白小虎,你负我你就死定了。  “我爱你。”白小虎抱着苏诺说。  “恩。”苏诺笑。  “不要离开我。”白小虎加强了力道。  “恩。”苏诺蹭着白小虎的脸。  “等高考完了,我告诉你一个秘密。苏诺,我们好好考。”  “恩。”苏诺凑上去吻白小虎的脸。  “不要只会说,恩恩恩。”白小虎假装生气。  “哦。”苏诺吻完后接着蹭白小虎的脸。   共 6533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研究院治男科哪好
云南癫痫哪家专科医院好
如何进行癫痫的预防保健
标签

上一页:梦江南12

下一页:幻境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