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这次没有黑天鹅

2018-11-06 09:15:07

这次没有黑天鹅

如果在去年十八大刚刚结束后,各个方面都在期待进一步的改革,期待中国经济转型的时候,你要说转型也是一种痛的话,大概没有多少人会同意这种观点,因为大部分人看到的都是转型前的种种问题和弊端,憧憬的都是转型之后的种种美好。就算有人意识到改革和转型的难度,也不会想象到其实这是件让所有人都会感到麻烦的事情。其实,转型之中的事,从来都是一种痛,而且有可能是持续的阵痛。

端午节后的资本市场对此应该深有体会了,因为现在大家还处在疼痛的时间段里。

从小长假结束后的个工作日6月13日,到现在的6月21日,不过短短的7个工作日,或者说是短短的7个交易日。但是,市场经历了什么?货币市场缺钱,股票市场暴跌。

这是国内,外面也一样。首先是新兴市场全面颓败,因为担心美联储退出QE、美元走强,一种热钱流出新兴市场、回归美国的潮流正在涌起。然后是美联储主席表态,“如果未来的经济数据与预估大致相符,我们将于明年上半年以适当的步调,继续减缓购买债券的速度,并于明年中前后停止购买。”结果美股一样大跌,金价更是大跌,一举跌破前次大跌的低位,达到了1300美元以下。

就在一周前,也就是6月14日,《地平线》专栏还借用前华夏基金范勇宏的话说,“转型无牛市”,过了一周后,我就不得不再说“转型是一种痛”了。因为一周前显示出来的中国银行间货币市场的资金情况在这个星期居然愈演愈烈,而上证指数之前的大跌到了这周已经演变成了持续性的暴跌。

谣言、传言满天飞,市场一片混乱,信息敏感的“微博”每夜的讯息都乱成一团,这种情况下到了白天的交易时间,大盘不跌才怪。

有些私下里的说法,都说是央行和市场对上了,在互相较劲,这在国内也只能是私下里说说。但对外媒来说,说说美联储和市场的事情就是理所当然的了。所以我们看到了路透中文有了这样标题的稿件——“伯南克与市场的对峙:谁会先退让?”你要是大胆地把伯南克的名字换成另一个央行行长的名字,情况大体也差不多。

有人开始把这场混乱的下跌比作又一轮亚洲金融危机,还有人专门针对中国市场说什么正在进行一场“可控”的金融危机,这些都是危言耸听了。

2013年的亚洲国家不是1999年的亚洲国家,没有外汇储备抵御不了热钱出逃的事情不会重复上演,冲击肯定会有,但是亚洲国家早就吃一堑长一智了;中国所谓“可控”的金融危机更是说得不靠谱,短期的头寸不足不能否定整体的流动性体量,中国央行怎么会不知道金融市场的情况呢?可控肯定可控,但没有金融危机什么事。

但是说没有危机,就没有疼痛,那可不是一回事。央行大概就是要让市场中的机构们知道痛,知道原来的路子走不通了,这才能叫做转型!和和气气的,那不叫转型。19日,李克强总理说的话清清楚楚,要“优化金融资源配置,用好增量,激活存量”,央行怎么会不明白不按照总理的指示来办事呢?作为机构的大小银行们只不过还没有转变思路、加速调整的时候,就马上遇到了资金告急之痛。现在痛一下,再自己调整个半年,下次就不会遇到这种情况了。

反而,如果央行在这个时候又临时一变,放大家一马,所谓的道德风险就出来了,“反正央行要出手”,大家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这种情况要不得,因为既然已经造成了市场的混乱,就要一次性搞定,不能下次再来一次混乱。

有人提出来,央行应该“该出手时就出手”,列举了英国央行确立的一个原则,即“在恐慌期间央行应为有需求的银行提供充分的、高利率水平的流动性”。这一提议有没有问题的关键在于短期的恐慌有多大,是否可控?在央行出手之前,是否能给市场一个足够深刻的教训。市场动荡是转型之痛,你想没有痛是不可能的,轻轻拍下去的巴掌只会让人记住这是吓人的。

我觉得特别值得强调的一点是,所有目前出现的情况,包括美联储结束QE的想法,热钱从新兴市场流回美国,中国货币市场上的紧张,还有上证指数的动荡,甚至是IPO的重启,这一切都不是什么“黑天鹅”,都是可以预料得到的事情,早晚都会发生的事情,只不过赌徒们在对赌“这种情况来得更晚一些”,在对赌“危机到来时还有时间跑得掉”而已,谁都觉得自己比别人聪明,谁都以为自己在危机来临时会比其他人跑得快,其实,大家都只不过坐在同一条船上,跳出船外就是汪洋大海了。

所以,必须深刻去体会范勇宏的那句话,“转型无牛市”!还有一些必然要发生的事情,市场不能当成今后的黑天鹅来对待,目前货币市场上的紧张,不得不让人联想起即将到来的利率市场化进程,大大小小的银行们是否真的为政策的转向、经济的转型,还有自身的转变做好了准备呢?(作者为本报编委)

重庆企业培训
二乙烯三胺
饿了么外卖代运营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